國產AV無碼專區亞洲AV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內容簡介】花村最有名的不是蓮花,也不是池塘里的魚,而是荷花村的女人,因為在她們的樹林里長著粉色的花瓣。村西頭是愜意濃濃的綿綿夜晚,村東頭是寂寞難耐的留守婦女,一個想在村里干出一番天地的青年,便在小船上搖曳起了他的鄉村故事……饑渴與泛濫永遠共生,留守婦女們難耐的情欲,推波助瀾了他的沉迷……當他恍然發現,與留守婦女們放恣的交歡,村里已經多半是他的娃時,在人與性的面前,他如何抉擇……沉淪、人妻、懺悔、人性揭露……

    ????正文 第一章 粉色(1)

      霧氣縈縈,水聲泠泠,荷塘里飄著陣陣荷香。

      劉成放開韁繩,拿起竹篙,撐著竹排向荷塘深處而去。

      荷花已經開了,白色、紅色、粉色、還有含苞待放的,只讓劉成看的眼花繚亂。

      荷花村的村民以種植蓮藕為生,在荷塘里也放養著魚苗,收入多樣,在鎮里算是有名的村子。

      但荷花村最有名的卻不是帶來收入的蓮藕,也不是塘里的魚,而是荷花村的女人。

      荷花村的女人個個水靈,就像這粉嫩嫩的荷花,在綠葉與霧氣中搖曳,總讓男人有一種想推倒的沖動。

      能娶上荷花村的女人做老婆,是附近村子每一個男人的夢。

      劉成收好竹篙,伸著手欣欣的向一朵剛綻開的粉色荷花抓去。

      這荷花真大,足有西瓜一般,竟然還是我最喜歡的粉色。

      劉成手里捧著粉色的荷花,坐在竹排上,又開始了遐想……聽李二柱講,這荷花村里的女人,就像這荷花一樣,那神秘的三角地帶都是粉色的,水嫩嫩的。怪不得李二柱每次看島國的電影時,只要是黑色的木耳他就搖頭嘆息。

      劉成把手里的粉色蓮花放在鼻子上聞了聞,瞇著眼陶醉起來。

      似乎,荷花村女人最神秘的粉色在他的腦海里浮現……這讓他想到了于雪兒。

      這荷花村雖然漂亮女人很多,但在他眼里最漂亮的還是于雪兒。

      劉成已經十九歲,正是一個充滿遐想的年齡,不知多少次,在黑夜里夢到于雪兒,一次一次的與其纏綿……劉成并不是荷花村里的人,他只是從小被寄養在小姨家,跟著小姨長大。

      正因此,他看到荷花村里的每一個女人,都想把她們推倒在荷塘里。

      聞著荷花的香氣,沉迷了一會兒,劉成緩緩睜開眼,嘆息一聲,繼續向荷塘深處撐起竹篙。

      水面上微微的波紋在荷花周圍蕩漾,激起一層層漣漪。

      “嗯……哼……嗯……哼……”

      劉成突然聽到了一陣女人嬌喘的聲音,他頓時謹慎的收住竹篙,控制了前進的竹排。

      這大早晨,難道就有人在這荷塘里偷情?劉成第一個反應便是想到了這些。

      他悄悄的扒開荷葉,向前輕輕的撥動竹排。

      “嗯……哼……嗯……哼……”

      女子嬌喘聲越來越清晰,劉成心里一陣的熱血沸騰。

      果然,他的猜測沒錯。

      在荷葉與蓮花的交相映輝下,他看到有一個男人正趴在女人的身上不停的抽動。

      小船隨著男人腹部的上下起伏不停的搖晃,一層層波紋向四周延伸。

      那嬌喘的聲音正是從女人的嘴里發出。

      劉成腹下生起灼熱之感,他咽了一口唾沫,撐著竹篙再次向前一些。

      那女的把白皙的雙腿搭在了男人的肩上,荷花上滾落的露珠滴在了她的胸上,來回的滾動。

      那白花花的肉團隨著男人起伏的用力,不停的顫跳,間或著滾動的水珠,讓劉成禁不住想咬上一口。

      好白,好大,要是能捏一捏,簡直爽死了。

      劉成看的眼睛發直,腹下漲的的難受,他禁不住隔著褲子用手握了握硬邦邦的東西。

      伴隨著小船更猛烈的搖晃,那女子的嬌喘聲越來越響,她竟然抬起了屁股,迎合起了男人的抽動。

      劉成瞪大眼睛,恨不得爬向小船,看看是不是如李二柱說的一樣,荷花村女人私處的木耳都是迷人的粉色。

      雖然看不清女人神秘木耳的顏色,但能看清那男人的棒體在一簇黑色的草叢里穿插。

      劉成渾身難受,放在腹下的手不禁握的更緊了些。

      那種灼熱幾乎能折磨死人。

      就在劉成心里不停的翻騰時,卻是那女人身子猛然的抖動,緊接著,下面噴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泉水。

      看著女人臉上露出愜意的笑,白皙的雙腿緊緊的夾住男人的腰,劉成的手開始了抽動。

      他真想沖向前,把那個男人推下小船,而自己與那個女人在小船上蕩漾。

      若是自己能把那個女人的下面弄的也噴出一股股泉水,該多好啊。

      就在劉成饑渴難耐時,那男人微微一笑,撥開了女人那兩條白花花的腿,埋下頭,陶醉的向花瓣處吻了一口。

      看那陶醉的樣子,就如劉成方才嗅著粉色的荷花一般愜意。

      “紅霞,俺該走了,不然,我家芳子又要找我了,等俺這幾天去城里買回魚料,咱們再……還是在這里見,到時候,一定讓你下面更舒坦?!?br/>
      聽到男人說話,劉成急忙松開了握住下面硬邦邦東西的手,這男人正是他的姨夫,他可不想讓姨夫發現自己偷窺他。

      不過,他也好奇姨夫怎幺會與這個叫紅霞的女人在這里偷情。

      小姨這幺漂亮,難道還不能合他的意?

      不過,這個叫紅霞的女人也的確不比小姨差,與小姨比起來,也算是各有千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荷花村的女人也是一樣啊。

      想到姨夫經常訓斥自己懶,不幫家里干活,劉成就一肚子氣,若是把他與紅霞嬸的事兒告訴小姨……哼哼,看他以后還訓斥我。

      不過,我若是用這作為要挾,不再讓他插足我與婷婷妹妹的事兒,應該更好。

      嗨,小姨啊,你也真是,怎幺就不能生呢,領養了婷婷妹妹。

      領養也就領養吧,可你還領養這幺一個水靈靈的妹妹,這不是誘惑我做壞事幺。

      對了,明天是婷婷妹妹的生日,我得給她準備點禮物。

      劉成一邊想著,一邊向水塘外走。

      走上岸,這霧氣并不像水塘里一般濃郁,劉成便加快了腳步,沿著小徑,吹著口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高興的往家走。

      “成子,起這幺早啊,又去幫你小姨去看塘了?!?br/>
      對面走過來一位四十歲年齡的女人,向劉成打招呼。

      “是桂花嬸啊,我沒事在塘邊溜達了溜達。那個……那個你家的荷塘,我也轉了一圈,都沒有事,你放心好了?!?br/>
      劉成很聰明,知道這個叫桂花的女人與小姨家的水塘挨著,便故意說了句討好的話。

      “是幺,人人都說成子乖,也怪不得你小姨這幺喜歡你,把你當兒子帶,這幺懂事的孩子,就是讓人喜歡?!?br/>
      “這沒有什幺,桂花嬸與我小姨家的水塘挨著這幺近,我幫著看下,反正玩也是玩。以后,我會經常幫桂花嬸看的?!?br/>
      “好,好,這孩子真是好,等嬸子忙完這些天的活,俺給你做些好吃的犒勞犒勞?!?br/>
      桂花高興的笑著。

      劉成忽閃著眼睛,在她鼓隆起的胸前,看了幾眼,附和幾句離開。

      說是給她看塘是假,想接近她家閨女于雪兒是真。

      于雪兒與婷婷是同齡,比劉成小一歲,還在讀高中,兩個人經常邀約一塊去學校讀書。

      于雪兒性格活潑,每次邀婷婷去學校,見到劉成都會眨眼吐舌頭的調侃,說他不好好讀書,高中就輟學,整天就尋思女人。

      不過,她說的也不錯,他的確就是每天都在尋思女人的事兒。

      每次遭到于雪兒的調侃,劉成都會趁機耍下流氓伎倆,不是用手指戳戳她的小腹,就是捏捏她的屁股。

      每每如此,于雪兒也僅是瞪他兩眼,笑著走開,卻不真的生氣。

      走出小徑,突然有人叫劉成。

      “成子哥,你有沒有看到我媽,她忘了帶鑰匙,我一會兒就要去同學家,得趕緊把鑰匙給她?!?br/>
      “呃——”

      劉成呃了一聲,本想告訴她,桂花嬸去了塘里,但方才看到姨夫與紅霞在小船上纏綿,忽然讓他心里升起一股聳動的熱流。

      “桂花嬸沒有從這里經過吧,我一直都在這里的,有人過去,我肯定能看到的?!?br/>
      劉成腦子一轉,撒了個謊,向于雪兒走近。

      “這可怎幺辦,我還要去參加同學聚會,急死人了,我媽去了哪里?!?br/>
      于雪兒小腳一跺,姣好的臉蛋上也浮上了一層焦躁。

      于雪兒今天沒有穿校服,而是穿了超短裙,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讓劉成看的心里直癢癢。

      而她胸前猶如含苞待放的荷花蕾,更是露出深深的溝壑,脖頸上掛著一串項鏈,正好垂在那迷人的溝壑旁,隨著她起伏的喘息,一顫一顫,幾乎爆破欲出。

      十八九歲的女孩若是打扮起來,真是能迷死人。

      劉成向于雪兒的胸前看了一眼,笑道:“雪兒妹妹,今天真漂亮?!?br/>
      于雪兒瞪了劉成一眼,她道:“你就知道漂亮,我可沒有心思從這里給你閑扯,我得去找我媽了?!?br/>
      說畢,就向前走去。

      “喂,你媽沒有在荷塘里,你去那里做什幺?!?br/>
      劉成喊了一句。

      “我去找找看吧,說不準你沒有注意到,她就從這里過去了?!?br/>
      “你別去了,要不,你把鑰匙給我吧,我看到她,交給她?!?br/>
      劉成一把扯住于雪兒的手臂。

      “你慢一點,嚇我一跳?!?br/>
      于雪兒被劉成這幺一扯,險些摔倒,可能是她第一次穿高跟鞋的緣故,沒有站穩。

      劉成扶起于雪兒正好看到她小短裙里面的內內,他咽了一口口水,壓住了心里的聳動。

      “好吧,我把鑰匙交給你,你等會見到我媽,給她就好了?!?br/>
      于雪兒嘆了一口氣,無奈的道。

      然而,于雪兒把鑰匙遞給劉成時,他卻是兩顆眼珠火熱的盯著她的胸,愣怔住了。

      原來,方才的拉扯,讓她的衣服偏了位置,這大半個肉團幾乎迸破而出。

      于雪兒低頭看了一眼,心里一驚,急忙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她道:“你……你看什幺……不許看?!?br/>
      說話間,于雪兒臉上起了緋紅。

      然而,劉成卻是心里激烈的聳動,他一把抱住于雪兒,氣吁喘喘的道:“雪兒妹妹,你……你長的真是太迷人了,就讓俺日一次吧,俺……俺忍受不住了?!?br/>
      正文 第二章 粉色(2)

      劉成緊緊的抱住于雪兒,嘴巴湊到她的胸前不停的嗅著,那種沁人心脾的香味,讓他骨頭幾乎酥麻,腹下的那根粗棒更是頂住了于雪兒的小腰。

      “成子哥……你,你怎幺能……你快放開我,我要去同學家……你快放手,這里全是人……”

      于雪兒惶惶的驚叫。

      “雪兒妹妹,我……我受不了了,你就答應俺……讓俺日一次……一次……”

      劉成的嘴巴已經開始在于雪兒的脖頸上吮啜。

      “呼——”

      一群飛鳥從頭頂飛過,向遠處散去。

      “成子哥,有人……有人,你快,快……不要這樣?!?br/>
      于雪兒推開劉成。

      劉成也聽到了飛鳥驚飛的聲音,他向荷塘的小徑望去。

      果然,依稀的能聽到人走路的聲音。

      劉成心里的灼熱火焰瞬間消泯,腹下的那根粗棒也傾然變軟。

      于雪兒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角,便看到有人沿著水岸走了過來。

      正是方才從荷塘里與劉成的姨夫于大立偷情的紅霞。

      “紅霞嬸,這幺早就去塘里了啊?!?br/>
      劉成笑了笑,搭訕的道。

      “呃……你們……你們這是去塘里幺……”

      紅霞說話躲躲閃閃,明顯是在藏掖什幺。

      于雪兒不懂,但劉成卻是心里明白。

      “是呢,我在找我媽,她忘了帶鑰匙?!?br/>
      于雪兒眉宇一蹙說道。

      “那……那你去吧,俺……俺回家……家里還有事。成子你也去塘里幺?”

      紅霞拂了拂耳鬢的發絲,訕訕一笑問道。

      “呵呵,紅霞嬸起的真夠早的,這就回去了,你的發夾——真好看,我在小姨家荷塘里的小船上也撿到過一個和你頭上一樣的發夾?!?br/>
      劉成沒有回答紅霞,而是腦子一閃,說了一句很有含義的話。

      “這……你這孩子,竟會瞎說,是不是……看你紅霞嬸脾氣好,瞎胡說逗俺,好了,我還有事……先回去了?!?br/>
      說畢,紅霞就轉身匆匆離開。

      劉成從背后瞪了一眼,心里暗罵:早晚,我會像姨夫一樣,把你家翠翠給推到在小船上。

      半路上殺出一個紅霞,打亂了劉成的心情。等他再向于雪兒靠近時,于雪兒已經警惕起來。

      “成……成子哥,我……我一直把你當成……當成最好的哥哥,就像……就像婷婷把你當成哥哥一樣,你……你怎幺能欺負我呢……”

      于雪兒一邊向后躲,一邊說道。

      “雪兒妹妹,你……你能不能給俺一次……俺是真的喜歡你?!?br/>
      劉成向四周瞅了瞅,見沒有人,又開始了胡思亂想。

      “成子哥……我要去同學家聚會了,這……這以后再說好吧?明天……明天是婷婷的生日,我會去你小姨家的?!?br/>
      于雪兒說完,便把鑰匙丟給劉成,跑著離開。

      她這是答應我了幺?難道她是……她是想在婷婷生日那天……給……給俺日?

      劉成不敢相信,心里一陣顫跳。

      看著于雪兒遠去的背影,回味著方才那淡淡的清香,劉成脫掉上衣,從地上打了兩個空翻,興奮不已。

      雪兒妹妹,我從小跟著二柱他爺爺練過武術,我的身體好著呢,你肯定會高興死的。劉成一陣邪邪的遐想。

      劉成返回家正好遇到婷婷也去學校,婷婷今天也沒有穿校服,而是穿了一身緊身牛仔褲,上面的短衫是白色的,隱隱的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內內。

      劉成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暗忖:這小姑娘,里面穿的顏色也忒深了點吧。

      “成子哥,你到底是進去還是出去,你靠著門,我怎幺出去。還有,你看人怎幺總是喜歡看人家的胸部,你不能看著別人的臉嗎?你這個毛病必須改一改了?!?br/>
      于婷婷無奈的嘆息一聲,瞪了劉成一眼。

      “呃……哥哥會改……一定改。不過,婷婷妹妹今天穿的有點……”

      劉成邪邪一笑,用手指指了指于婷婷的胸。

      “你看,你看,我這剛說了,你就忘了,你怎幺老是注意女孩子的胸,小心我告訴媽媽,讓媽媽給你做教育功課?!?br/>
      于婷婷小嘴一撅,繞開了劉成。

      “好吧,那你告訴小姨吧,我以后再也不去塘邊的樹林給你捉知了猴吃了?!?br/>
      劉成裝作生氣的樣子。

      “好啦,一說你,你就生氣。不說總可以了吧,我走了,你趕緊去吃飯吧,我媽正準備去找你呢?!?br/>
      于婷婷小跑著離開。

      這丫頭,越大越不給俺近了,不是小時候我摟著她睡覺的那幾年了。

      劉成一邊嘆息,一邊回想著童年。

      劉成低著頭向堂屋走去,就在他跨進門時,卻是一頭撞在了人身上。

      劉成頓感一團軟綿綿的肉球擠了一下自己的臉,他急忙躲開。

      “成子,你這幺急干嘛呀,撞死小姨了?!?br/>
      劉成的小姨薛小芳有些嗔怪的問道。

      劉成見小姨用手捂著胸,臉上浮起一層痛苦的樣子,便知道不妙。

      肯定是擠到了小姨的奶。

      “小姨,我……我沒有看到你出來,所以……你沒事吧?!?br/>
      劉成走近小姨,看著小姨按著鼓隆起的胸,便問道。

      薛小芳看了一眼劉成,嗟嘆一聲:“你碰到小姨……這里了,這里最痛了?!?br/>
      劉成心里焦急,但又有些猥瑣的壞主意,他伸出手摸了一下小姨的奶,皺著眉道:“是不是痛的很難受?!?br/>
      被劉成這幺一摸,薛小芳身子一顫,像是觸了電一般,不免嘴里嬌喘了一聲,臉上也浮起一層溫黁的紅潤。

      但瞬間,薛小芳又反應過來,她拿開劉成的手,道:“這幺大的孩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整天粘著小姨,不然……不然……”

      薛小芳沒有說出來,最后吁了一口氣道:“算了,算了,反正你永遠都是小姨的孩子。你扶小姨起來,我去盛飯。你姨夫也差不多該來了?!?br/>
      劉成應了一聲,扶起小姨,但那只手卻是再次不聽話的伸向了小姨圓潤的肉球,他撫摸著問道:“小姨,你這里還痛幺?”

      這時,于大立正好跨進門,看到這一幕。

      “呃——你們——”

      于大立臉色一凝,頓時變了臉色。

      “我……我方才碰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這里,你以為什幺呀?整天就知道瞎想?!?br/>
      薛小芳拿開劉成的手,瞪了一眼丈夫。

      劉成也不傻,急忙解釋:“小姨說胸口痛,我想幫她……幫她看看?!?br/>
      “好了,好了,弄的跟什幺事兒似的,成子,你去廚房盛飯,我們吃完飯還要去塘里忙呢?!?br/>
      薛小芳揮了揮手,支開劉成,讓他去了廚房。

      劉成應了一聲,便識趣的去了廚房盛飯。

      看著劉成的背影,于大立皺著眉,嘆了一口氣,道:“芳子,不是我說你,成子……成子這幺大的人了,你不能……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樣慣他,那樣容易誤導他走歪路?!?br/>
      “行了,他雖然不是我們的親兒子,但不管怎幺說,也是你和我一手拉扯大的,在他的眼里,我們就是他的父母,孩子與父母關系近了難道有錯幺?也就你,沒事兒就往那些壞處想,你說說你,整天滿腦子都裝的什幺呀?!?br/>
      薛小芳瞪著丈夫,一陣埋怨。

      “去,去,去,我懶的給你講這些,反正,你記住就是,不要再讓他像個孩子似的粘著你,不然……這讓別人看到多不好?!?br/>
      劉成雖然去了廚房,但他卻是豎耳聽著這邊的話,于大立嗓門亮,剛好讓他聽見。

      哼,嘴里一套,背后一套的,看我把你與紅霞嬸偷情的糗事說給小姨,你還敢不敢這樣嫌棄我,我不就是不喜歡干活,有點懶幺,你至于每天都這樣嚷嚷幺。

      劉成盛完飯,便端著去了堂屋。

      他看了一眼姨夫,見姨夫正盯著自己,眼神中似乎有些反感。

      劉成心里一陣郁積,他伸出袖子假裝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頗有意味的道:“姨夫,咱們荷塘里的小船,今天被誰推到了水塘中央,害的我劃著竹排去看塘,弄濕了鞋子?!?br/>
      “你……你今天去看塘了?!?br/>
      于大立突然問道。

      “是呀,我這不剛從塘里回來幺?!?br/>
      劉成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然而,他的腦海里卻是浮現起姨夫與紅霞在小船上纏綿的一幕?!啊蹦恪銊偦貋??“

      于大立再次大聲的問道,表情很緊張。

      ”喂,孩子不是經常去看塘幺,你這幺大驚小怪的樣子干幺?孩子幫你去看塘,你也煩幺?你說說你這個人,孩子不去塘里吧,你就說他懶,孩子去了吧,你又煩。你這是什幺意思?“薛小芳嗔怒的道。

      ”他……我告訴他了,不讓他今天去看塘的……對了,成子,你今天去看塘,有沒有看到什幺?“于大立顯然是害怕劉成看到他與紅霞在小船上纏綿的事。如果,他說給了薛小芳,那就麻煩大了。薛小芳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若是知道他在外面偷腥,還不得把天給捅個窟窿。

      正文 第三章 粉色(3)

      劉成看了一眼小姨,腦子一轉,狡黠的道:”我正在想怎幺把這件事告訴小姨呢?!坝诖罅⑿睦镆活潱弘y道這小子真的看到我與紅霞在小船上……若是這樣,只怕他懷恨在心,把這些事全部兜出來,不行,我不能讓他告訴芳子,否則,婷婷也會罵我的。

      想到這里,于大立急忙變成好臉色,他呵呵一笑道:”成子啊,我知道,你一直想從塘里分出一片區域,養鴨子,姨夫這幾天想了想,的確是一個好方法……今兒姨夫高興,我們爺倆好好的嘮嘮這事兒,芳子啊,你去買幾瓶啤酒,我想與成子多聊會兒。對了,買幾個豬蹄還有花生米,成子最愛吃這個?!胺甲颖鞠肓R丈夫就知道喝,但看到成子也笑嘻嘻的望著丈夫,便點點頭笑道:”好吧,既然成子不再讀書,是該好好的規劃一下賺錢的路子了。我去買酒,你們爺倆好好的聊一聊,若是能給咱們家帶來經濟收入,我薛小芳就天天給你們做好吃的,天天給你買酒喝?!暗妊π》甲叱龃箝T,于大立突然臉色變的凝重,他道:”成子,你告訴姨夫,你今天早晨去塘里看到了什幺?你要告訴你小姨什幺事?“”看到……什幺?就是塘里的水鴨子啊,我見到塘里有許多野鴨子,所以就來了靈感,若是咱們利用一下塘里空閑的地方養些鴨子,豈不是能帶來更多的收入。我就是想告訴小姨這件事兒啊?!啊眱H此而已?“

      ”僅此而已。姨夫……你今天怎幺怪怪的……就像做了壞事一樣……“劉成撓著頭,裝作疑惑的樣子說著。

      ”你……你小孩子知道什幺……姨夫能做什幺壞事……快……快吃飯,一會與我去塘里?!坝诖罅⒏杏X劉成似乎并不知曉他與紅霞的事,便再次改變了嚴肅的表情。

      ”你方才的樣子和紅霞嬸一樣一樣的,就像做了壞事一樣,那種表情,讓人看著就別扭?!皠⒊蓧狞c子不少,說話總是蜻蜓點水一般。

      ”你……你看到紅霞了?“

      于大立再次緊張起來。

      ”是呀,她不就是從咱家荷塘的水岸上走過的幺,我就納悶了,她家的荷塘明明與咱們家的方向相反,她怎幺就從咱們家的荷塘邊繞過來了呢?!啊边馈@可能是她在找東西,路過咱們家荷塘?!坝诖罅⒚嗣弊?,閃爍其詞的道。

      ”她找什幺?我已經發覺她幾次了。難道她是去咱們家塘里找人?該不會是找姨夫吧?“劉成狡黠的道。

      ”喂……喂,你怎幺能亂說話,若是讓你小姨聽到,又……又起疑心了,你可不要亂說,成子,你這樣會害死姨夫的?!坝诖罅㈩D時緊張起來,不停的向大門口張望。

      ”姨夫,你的樣子很緊張,我們還沒有喝酒呢,你怎幺就上頭了,不會是病了吧?!皠⒊蓧膲牡膯柕?。

      ”呃……姨夫……姨夫可能是沒有休息好。對了,成子,你千萬不要說紅霞找姨夫啊,不然……不然你小姨會誤會的……你還小,等你大了,你就明白,這話不可以亂說,容易出事兒?!啊背鍪??出什幺事兒?“

      于大立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劉成,嘆息一聲道:”反正,你記住姨夫的話就是,不要說就好了,不然,你小姨……你就見不到你小姨了……她總是疑神疑鬼的,若是想不開,跳了水,可就麻煩了?!啊庇羞@幺嚴重幺?好吧,我不亂說便是,我只和她說養鴨子的事兒可以吧?!啊编?,這個絕對沒有問題?!?br/>
      于大立又笑了起來。

      ”若是姨夫能去鄰鎮給我買回幾百只鴨苗,我就老老實實的養我的小鴨子,若是你不給我買,我就要去弄清楚紅霞嬸到底去咱們家塘里找誰,然后,抓住她的小尾巴,讓她給我買?!坝诖罅⒙牭竭@里,心里猛然一驚。

      他暗暗的想:這個成子,肯定是知道了我與紅霞的一些事兒,他今天如此,便是以此威脅,讓我買鴨苗給他。不行,我得順著他點,不能讓他把這事兒兜給芳子。

      想到這里,于大立便點點頭,拍了拍成子的肩道:”你放心,鴨苗的事兒,就交給姨夫了,鄰鎮的鴨苗成活率太差,姨夫去縣城里給你弄五百只?!啊焙呛?,一言為定!“

      劉成急忙伸出手指,要與于大立拉鉤。

      看著劉成孩子般的動作,于大立苦笑一聲,搖頭道:”你小子還不信姨夫幺?我豈會騙你,好吧,咱們拉鉤?!啊@次抓住了姨夫的小辮子,劉成心里著實高興不已。飯后,他放下碗便離開家,毫無壓力的去了塘里溜達。

      轉了一圈,他突然想起王桂花家的鑰匙還在他手里。他自責的拍了拍腦門,急忙走向岸,返回村里。

      走到王桂花家,看到墻上豎著梯子,方知道自己果然誤了事,王桂花定是順著梯子翻過墻進了家里。想到這里,劉成便掏出鑰匙急忙打開了大門上的鎖。

      推開大門,劉成便急匆匆的奔到堂屋,見到堂屋門上的鎖好好的鎖著,整顆心方平靜下來,幸好,王桂花沒有砸鎖,不然,又會因此被于雪兒奚落他辦事不力了。

      他環視了一圈,見院子里沒有人影,便皺了皺眉,喊了一聲:”桂花嬸在家幺?“這一喊,的確有了效果,堂屋里有了響動,接著便是一個人影從窗口傳出:”誰,你怎幺進了我家里?!皠⒊上虼翱谕?,這一望,竟然驚呆住了。

      但見,王桂花正裸露著上半身出現在了窗口,那胸前白花花的肉團映入了他的眼睛。

      好白,好大。

      劉成心里一陣聳動,雖然桂花在荷花村長的也算是一個美人,但這已是四十歲的年齡,竟然還能有如此飽滿卻不下垂的奶子,劉成不免有些驚嘆。

      怪不得于雪兒能被譽為荷花村第一美女,這都是因為老母子好啊。劉成瞪大眼睛,咽著口水,死死的盯著桂花那兩團白花花的肉球,襠里的玩意兒也硬挺起來。

      正文 第四章 粉色(4)

      桂花正在換衣服,聽到有人從院子里喊,心里一著急,竟然無意中把自己的身體暴露給了劉成。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后,桂花趕緊離開窗子,抓起床上的衣服,麻利的穿了起來。同時有些疑惑的對院子外的劉成問道:”成子,你怎幺進來我家了,你不是翻墻進的吧?!皠⒊傻乃枷脒€沉浸在那雪白的肉球上,飽滿堅挺的肉球一顫一顫的,只讓劉成心里砰然的跳動。畢竟,他還是一個沒有碰過女人的半大小子,看到這一幕,難免會心潮聳動。一時,劉成竟然看的傻了眼。

      屋里再次傳來桂花的聲音:”成子,平時看你挺老實的,你跳我家墻,就不怕我告訴你小姨,告訴村長,偷東西可是要……要犯法的?!啊边馈摇鸹▼?,你誤會了,我是來給你送鑰匙的。我豈會做偷盜之事?!皠⒊山K于從幻想中緩過神,襠下的玩意兒也慢慢變軟耷拉下去。

      ”送鑰匙?“

      桂花穿好衣服從窗子里探出腦袋。

      ”我在塘邊遇到了雪兒妹妹,他讓我把鑰匙帶給你,所以……我看到墻上豎著梯子,料想你肯定是翻了墻,我生怕你再砸鎖,那豈不是還要花錢買新的,所以,情急之下,我就趕緊打開了大門……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沒有穿衣服……“劉成憨憨一笑道。

      ”你不早說,害的俺還爬窗子??臁臁?,把門給俺打開?!肮鸹ㄓ趿艘豢跉?,接著道,”你這孩子,做好事也不吱聲,嬸子險些把你當成賊,你別怪嬸子啊?!皠⒊梢贿呴_門,一邊呵呵的笑著:”怎幺會呢,我怎會怪嬸子呢?!伴T打開了,桂花拽了拽衣服,讓劉成進了屋,從桌子上拿過一瓶啤酒遞給他,笑著道:”成子,喝瓶啤酒解解渴吧?!皠⒊山舆^啤酒,雙眼卻是盯著桂花的身子看了起來。方才只是看到她堅挺的奶子,這換了緊身的褲子后,看她的臀竟然也這幺滾圓,哪里像一個中年婦女。恰巧桂花又彎下腰去桌子底下的抽屜里找啤酒起子,那鼓隆的臀更是翹的老高。

      劉成看的喉嚨發干,咽了一口口水,腦子里再次浮想起來,鳥國電影的畫面瞬間從他的腦際縈紆。

      這臀翹的真是好,若是從后面推進去,肯定能爽死,劉成這樣想著,褲襠里的玩意兒再次漲大,他心里砰然跳動,禁不住向前邁了一步,一只手似乎要去抓桂花的臀。

      這時,桂花卻是突然笑了一聲,直起了身子,她道:”呵呵,找到了,雪兒他爸總是亂丟啤酒起子,每次找這玩意兒都費勁?!耙贿呎f著,桂花便轉過了身,當看到劉成竟然貼著自己的身子站著時,她竟然嚇了一跳。不經意間,她又看到了劉成襠下鼓隆起的玩意兒,似乎想到了什幺。

      ”成子……你……口渴了吧,坐下喝點啤酒吧?!坝龅竭@種事,桂花心里也有了些砰然,尷尬的不知道如何去說。

      劉成并沒有去坐下,青春的荷爾蒙正驅使著他思緒亂飛,他把啤酒往桌上一放,雙手猛然摟住桂花,下面硬邦邦的東西也順勢頂了上去。他喘著粗氣道:”嬸子,我憋不住了?!肮鸹ù篌@,但感覺小腹位置被劉成襠里玩意兒死死頂住,也有了些心猿意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桂花現在可是最旺盛的年齡??催@劉成秀氣的稚嫩臉龐,她下意識的把手劃下,一把握住了劉成下面挺立的玩意兒,眼神里也飄忽起慵懶的陶醉神態,她道:”成子,你是不是想要嬸子?!氨还鸹ㄎ兆∫d里的玩意兒,劉成身子微微一顫,一股說不出的舒服之感襲上全身,他心跳更加的劇烈起來,禁不住猛然掀開桂花的短衫,一頭貼在她白花花的兩個肉團間,喘著粗氣的道:”嬸子,我想要,我憋的難受,你讓我日一次吧?!八@幺直接進戲,是李二柱傳授的經驗。李二柱告訴他,別看有些女人表面上很保守,但若是你真的要給她”玩“時,她并不見得就躲避,其實,她們也需要男人,只是不好意思講出,若是男人大膽的攻破她的心理,后面的事兒就水到渠成。今日,他把這”經驗“用到了桂花的身上,果然是起到了作用。

      桂花白花花的兩個肉團被劉成用臉緊緊的貼著,早就有了些按耐不住,這幾年老公愈發的”戰斗力“下降,讓她很難得到滿足,這突然有了一個健碩身體的半大小子送上門,她心里豈會不蕩起春潮……

    ????正文 第五章 粉色(5)

      不過,桂花也是心細之人,她看了看大敞四開的屋門,便對成子說道:”成子,門開著呢,再說還是大白天,等……等晚上嬸子去塘里,俺讓你嘗個夠?!叭欢?,劉成畢竟是第一次這幺摟住女人,心里的欲火早就燃燒成一團,不發泄出來,他豈能忍受住。便用力的再次一頂,把桂花頂到了桌旁。他一把拉下桂花的褲子,同時,扯開自己的腰帶,挺著硬邦邦的東西就往桂花屁股上撞去。

      ”不行了,嬸子,我實在憋不住了,我要日你!“位置對不對,他也不管,只撞的桂花屁股一疼,嘴里嬌嗔的道:”錯了,錯了……“劉成只從島國電影上見過這些,哪里想到實踐起來竟然并不簡單。當他準備看仔細了再往里頂時,卻是小腹處一股灼熱,緊接著便是一股股白色的東西從襠下的玩意里射出。

      劉成禁不住”啊……“

      了一聲,一陣舒適的顫抖后,襠里的玩意也變軟耷拉下來。

      看到此情形,劉成不免有了些自責,平時對著電腦屏幕看島國的電影,擼的時間也比這長啊,今天竟然剛進入節奏就敗了下來……就在劉成有些懊惱時,倒是桂花回過頭,笑了笑道:”成子,你該不會真的是第一次碰女人吧?!皠⒊赡樕行擂?,卻不知如何回答,他道:”我……我今天……“”呵呵,好了,嬸子明白,男人第一次都是這樣的。沒有想到,成子竟然還真是第一次。你別愣著,門還沒有關呢,你弄了嬸子一屁股,快幫嬸子用紙擦一擦,一會兒來了人,被看到就不好了。等晚上,俺去了塘里,嬸子再讓你日!隨便你怎幺日俺都行!“劉成縮了縮眉,方才射出憋了很久的東西,的確減去了不少欲望,再看看襠下的玩意兒已經耷拉下來,便點點頭,提起褲子,拿起桌上的紙,走近桂花。

      可能是憋的太久,這次射出東西比他平時擼出的要多不少,桂花屁股上沾滿了幾大片,有些竟然順著那道神秘小溝滑了下去。

      擦拭了一下,看著桂花那茂密的叢林中央兩片薄薄的花瓣透著濕潤,劉成竟然襠里的玩意兒再次勃起。

      他調皮的用手指在桂花花瓣中間微微鼓起的粉色圓頭上碰了碰,頓時桂花的身子一顫。

      ”成子,不要調皮,快幫俺擦一擦,一會兒你順子叔就要回來了?!半m然沒有真的見過女人的花瓣,但劉成卻是在島國電影上研究了個透徹,況且,他也是上過學的人,對這些還是知道的比較清楚,這圓頭就像一朵花的花蕊,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嬸子,你的花蕊好鮮艷,可是花瓣怎幺……怎幺不是粉色的,荷花村里不是傳著這幺一句話幺,說村里的女人,花瓣都是粉色的?!啊蹦氵@孩子,從哪里聽的這些?一點也不學好?!肮鸹ㄒ贿吿嶂澴?,一邊瞪了劉成一眼,嘴里卻是笑著。

      ”難道那些傳言都是假的?“

      ”看你挺聰明的,怎幺現在就笨的成了一個蛋。那傳言不是假的,那是說的荷花村里的姑娘,而不是女人,俺是荷花村里的媳婦,是嫁到荷花村里的女人,當然不會傳承他們的這個品種了?!啊惫媚??原來如此?!?br/>
      劉成恍然大悟,接著笑了笑道,”呵呵,桂花嬸說的這個‘品種’還真是有學問,如此說來,荷花村里的女人品質高,是因為‘老種子’好?!啊睉撌桥c荷花村的水土,或者風水有關吧?!肮鸹S口說了一句。

      ”風水?“

      劉成瞪大眼睛,狐疑的望著桂花,似乎不贊成這種說法。

      桂花并沒有回答,而是走到門后拿了掃帚,準備把地上的紙掃走。

      卻是劉成突然再次一把摟住了桂花,他襠里的東西已經又硬挺起來。

      ”成子,你順子叔差不多就要回來了,被他看到,咱們可就慘了。等晚上……等晚上去了塘里……俺再讓你日?!皠⒊刹]有放開手,而是雙手抓住了桂花的奶子,圓潤飽滿,一股股舒服之感從劉成的手里傳上全身。

      這時,突然院子里響起了腳步聲。

      ”壞了,快放手成子,你順子叔回來了?!?br/>
      桂花急忙推開劉成在她奶子上揉捏的雙手,捋了捋耳鬢的頭發,整理了一下衣服。

      ”壞了,這地上擦過你射出的東西的紙還沒有掃?!盎艁y間,桂花趕緊拿著掃帚走過去,然而,還沒有把紙掃進撮子,于順就跨進了門。

      正文 第六章 粉色(6)

      ”桂花,快給我啟開啤酒,渴死我了?!?br/>
      于順一邊說著,一邊就去擰墻上的吊扇開關,他有些埋怨的道:”你不熱幺,怎幺也不擰開吊扇?“”咦——成子?你……你怎幺……“

      擰開吊扇后,于順看到了劉成。顯然他沒有想到劉成會這個時候出現在他的家里。

      ”順子叔,我是來送你家鑰匙的。桂花嬸出門忘帶了鑰匙,雪兒妹妹去塘里送鑰匙,恰巧遇到了我,她好像是急著去一個什幺聚會,所以……就把鑰匙交給了我,讓我交給桂花嬸?!啊笔峭瑢W聚會,她早晨說過。我說怎幺回事呢,快——快——快——成子,喝瓶啤酒解解渴,你說你,成子來了,你怎幺不擰開吊扇啊?!坝陧槹櫫税櫭?,對正掃地的桂花埋怨的說了一句。同時,啟開桌上的啤酒遞給成子。

      ”我這不是剛開開門幺,你沒有看到墻上還豎著梯子,要是成子再晚一會兒送鑰匙,我就要砸鎖了?!肮鸹ńK于把地上的紙掃干凈,吁了一口氣,對于順說道。

      ”哦——“

      于順哦了一聲,看了看撮子里的紙,卻又皺了皺眉。別看于順平時說話很快,像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可心里卻是慎密。他盯著撮子里一團團的紙,然后又看了看桂花。

      劉成畢竟年輕,腦瓜子活絡,他裝作尷尬的樣子,拿起桌上的紙,扯了一段,放在了鼻子上,擰了一把。他道:”這天氣這幺熱,我竟然還感冒流鼻涕,可能是昨天洗澡洗冷了。桂花嬸,你給我,我去倒掉,真是不好意思,還要讓你掃?!肮鸹〞?,急忙說道:”成子不要見外,你都病了還給我家送鑰匙,你來我家就是客人,這掃地的活,豈能讓客人去做,你呆著就好,我去倒掉?!罢f畢,桂花便匆匆的走出了屋,她相信,只要把紙倒掉后,于順總不能去垃圾堆里扒拉著去看吧。

      ”是呀,是呀,怎幺能讓你掃地倒垃圾呢,讓你嬸子去,成子你坐下。我估計啊,你可能就是洗澡洗涼了,你們年輕人呀,都是這樣,總是以為自己身體好,不注意?!坝陧槼吨鴦⒊傻囊路?,讓他坐下,一副很熱情的樣子。

      劉成憨憨一笑,并沒有去坐,而是扯了一點紙,然而說道:”順子叔,我就不坐了,我得趕緊去買點藥吃,頭昏昏的?!啊鳖^昏吶?哎呦,那得趕緊去買藥。你這孩子,估計是感冒的不輕。那不能耽誤了,趕緊去買藥。要不,要不我帶你去吧,騎著摩托車,幾分鐘就到村醫劉奇的診所了?!啊辈挥昧?,你這幺忙,我自個兒去就行了,沒多遠,幾步路就到?!皠⒊捎眉垟Q了一下鼻子,裝的很像。

      ”這,這,是啊,這塘里的活真是多,那好吧,你自個兒去。反正就是村東頭村西頭,也別太急了?!坝陧樢桓焙荜P切的樣子。

      ”沒事,順子叔,我知道?!?br/>
      劉成已經跨出了門。

      這時,桂花已經倒垃圾回來,她看到劉成向外走,便問道:”成子,這就走啊?!啊笔前?,我還想讓你多做幾個菜,讓成子在咱家吃飯呢。他說他要去買藥,我騎摩托車帶他吧,他還不讓,說我忙。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坝陧樖且粋€很會說話的人,表面上很熱情。

      ”嗨,我自小就害怕感冒,我去了哈,桂花嬸順子叔?!皠⒊烧f話時,故意看著桂花,向她擠了擠眼。

      ”那你趕緊去吧,病可不能耽誤。對了,你身上有錢幺?我給你點錢,孩子?!坝陧樢贿呎f著,一邊把手伸進兜里,做掏錢的動作,其實他兜里并沒有錢,只是做一個虛偽的架勢。

      劉成豈會不明白于順這種表面上看似很熱情的人的心思。他擺擺手,推搡的道:”我有錢,順子叔,你不用掏錢了?!巴妻g,兩人已經走出了大門。

      ”那好吧,你去吧,成子?!?br/>
      于順走出門后,對劉成說道?!?br/>
      劉成走了十幾米,于順還站在大門口,不忘叫上一句:”成子,別太急了,盡量讓村醫劉奇給你配點好藥?!坝陧樂祷匚堇?,喝了幾口啤酒,問桂花:”雪兒今天不回來了吧?!啊焙屯瑢W去聚會了,怎幺回來?說話,也不用用腦子?!肮鸹ǖ闪怂谎?。

      于順盯著桂花的衣服看了一陣,嘿嘿一笑道:”你今天怎幺就穿上了雪兒緊身的褲子?!啊边€不是因為沒有鑰匙,打不開柜子,我只好爬窗子進屋,穿上雪兒的了。要不是成子及時送來,我就要砸鎖了?!啊焙俸?,你穿上這緊身的褲子,還真漂亮不少,更性感了?!坝陧樁⒅鸹ňo緊的屁股,竟然突兀的內心升騰起一股灼熱的感覺。

      他撓了撓頭,緩緩向桂花走近,一把抱住了桂花的腰。

      ”你嚇我一跳,你干嘛呀?!?br/>
      桂花瞪了他一眼道。

      ”媳婦,你今天很漂亮……我想……“

      于順嘿嘿一笑道。

      ”大白天的,這幺熱,你還有這心情,去,去,去,俺還要忙呢。被人家看到,你這樣多糗,丟死人了?!肮鸹ㄒ话淹崎_于順。

      今天桂花的這身打扮,一下子年輕了幾歲,特別是那緊緊的屁股,只讓于順看的心里癢癢,好久沒有激起這般欲火了,他豈會放棄。

      ”誰這個時候串門啊,人都去了塘里忙了?!?br/>
      于順并沒有走開,反而拉扯起桂花的衣服,在她的胸前揉捏起來。

      原本桂花腦海里一直想著晚上要去塘里與成子纏綿,蕩漾的春心在心間不停的縈紆,還沒有散去,被于順這幺一揉捏,竟然也渾身酥麻起來。

      她有些不自禁的道:”你去關上門,別被人家看到了?!坝陧樅┖┮恍?,捏了一下桂花的臉,匆匆的把屋門給關上?!鸹▌偯撊パ澴?,于順就迫不及待的解開腰帶,架著自己的玄鳥向桂花的叢林長驅直入。

      然而桂花卻是一把握住于順的玄鳥,邪邪的笑道:”俺今天真的變漂亮了?“于順早已經憋不住了,喘著粗氣道:”我什幺時候騙過你?!罢f畢,他腦子里忽然閃過了一個畫面。那是一個俄羅斯的老毛子從后面頂向女人后面的畫面。說起這個畫面還是他年輕時,去外面打工與工友一起花五塊錢去那種”帳篷影院“看到的。

      他竟然有了突發奇想,想學著老毛子與桂花搞一次。想到這里,他便拉住桂花的腿,往外一拉,然后猛然抱起她的腰,把桂花翻了過來。

      桂花被于順弄的心里疑惑,當于順挺著玄鳥從她腚上亂蹭時,她又一下子明白了。

      農村人思想保守,他并沒有與桂花這樣做過,當真的架起玄鳥往里沖時,卻突然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了那熟悉的入口。

      ”你快進去啊,你磨蹭什幺呢?“

      桂花被于順挑撥的心里癢癢,便有些嗔怪的道。

      ”你腿分開一些,我看不到……“

      于順也是一陣干著急。

      桂花只有支起身子,把兩條腿往兩側分了分。

      這下于順終于從叢林中看清楚了那熟悉的小溪,小溪早已經濕透,于順兩只手抓住桂花的兩跨,身子往前一聳。

      ”嗯……啊……“

      桂花嘴里發出嬌喘的聲音。

      ”進——去了?!?br/>
      于順長吁了一口氣,渾身一陣舒適。

      ”快……順子……快……快點把俺……下面塞滿……“

    ????正文 第七章 粉色(7)

      聽到桂花叫,于順更來了勁頭,腰不停的向前聳。

      桂花的這條小溪,于順灌溉了已經不知多少遍,今日這第一次從后面灌溉,竟然感覺特別的緊,像一個沒有被開墾過的女人一樣。怪不得那些老毛子都喜歡從后面進入,原來這有不一般的感受。

      同樣陶醉的還有桂花,她趴在床上,微微的翹著臀,突然感覺于順的玄鳥像是又長大了一般,每一次完全的沒入進她的小溪里,總能攪動起一股潮濕。

      隨著于順不停的往前聳,桂花開始感覺下面有一股灼熱的激流要迸發而出?!?br/>
      順子,俺……俺不行了……俺要……俺要……抱緊我……“已往,都是于順先繳槍,很少能滿足桂花的欲望,這次新的嘗試后,竟然讓桂花干癟了很久的心再次掀起潮涌。

      ”啊——“

      一陣舒服的顫動后,于順也上繳了糧食,趴在桂花的后背上放松了發緊的肌肉。

      ”順子,抱緊俺……“

      桂花陶醉的道。

      這次能讓媳婦滿意,于順似乎又找到了男人的尊嚴,心里也高興不已,他緩緩從桂花的背上下去,摟住了她。

      ”媳婦,俺今天怎幺樣,是不是很棒?!?br/>
      于順笑著道。

      ”早些年,你如果這樣,或許,咱們就能生出個男娃了?!肮鸹吭诹擞陧樀募缟系?。

      ”男娃女娃還不是一樣幺,你看咱家雪兒多出息,在村里應該算上最漂亮的姑娘了吧?!懊棵刻崞鹋畠貉﹥?,于順心里都是驕傲。雖然,一度想讓桂花給他生個兒子,但自從桂花得了不孕癥后,他就再也不抱以幻想,隨著雪兒的漸漸長大,成為眾人夸贊的美人胚子,他也慢慢的消泯了”兒子“的幻想?!蔽?,那倒是,不然別人也不會夸俺會生?!疤岬脚畠?,桂花也有些驕傲的神色。

      ”好了,起來吧,一會兒還得去塘里看看,要去喂魚?!啊瓌⒊沈_過于順,繞了一個彎,沿著水塘去了李二柱的窩棚里。晚上就要與桂花密會,他想在李二柱那里學點心得。

      提起這個李二柱,荷花村里沒有人不知道,放著自己的大房子不住,愣是在這水塘邊搭一個窩棚,晝夜的在里面,當成了家。

      別人都說李二柱掛念自己的塘,才在這窩棚里當家的,也有人說李二柱的爹娘意外車禍而亡后,他精神受到了刺激,而從這窩棚里當家的。但這些是真的幺?

      至少,劉成不會認為是真的。

      劉成與李二柱混的很熟,連招呼都不打,他就鉆進了窩棚,一腚坐在了床沿上。

      ”你怎幺沒有去幫你小姨去喂魚,又跑我這里瞎晃悠來了?!袄疃稍诖采?,看也沒看劉成一眼,就問道。

      ”小姨說不用我喂?!?br/>
      劉成開始掀褥子,像是在尋找東西。

      ”不用你喂?是你不想干活吧,你這個懶大蟲?!袄疃趿艘豢跉?,接著道,”你翻褥子干什幺,那些東西都被我放回家了?!啊蹦惴呕丶腋陕??我想看呢?!?br/>
      劉成有些嗔怪的道。

      ”昨天有幾個小孩子來這里玩,我怕被他們翻出,這種糗事,能被人知道幺,所以,我就放回了家。你每次上我這里來,是不是就想那些東西?“”嘿嘿,還是二柱哥了解我?!?br/>
      ”得了吧,我告訴你啊,那些電影,看多了傷腎。沒事的話,你還是琢磨琢磨如何把咱們村里閑置的幾片林子利用起來,賺點錢娶個媳婦是正經?!啊蔽?,二柱哥是不是想找媳婦了?!?br/>
      ”我是正常的男人,肯定是要找媳婦過日子的啊?!啊焙俸?,白天過日子,晚上日子過?!?br/>
      劉成邪邪的道。

      ”去,去,去,朽木不可雕也?!?br/>
      李二柱瞪了一眼劉成。

      ”好了,我不給你瞎扯了,既然二柱哥把那些電影都放回了家里,你就給我講一講吧。我想聽評書?!啊敝v你個頭的評書,快給我滾蛋,我要休息了。睡醒一覺,我還要喂魚?!啊钡葧?,我幫你喂魚。你就給我講講嘛,我想學點東西?!皠⒊尚χ?。

      ”我可不敢用你這大懶蟲,快給我滾蛋,明天再來?!袄疃斐瞿_丫子就要踹劉成。

      ”那你給我兩個菠蘿味的套套,不然我不走?!啊毙『⒆蛹?,你要這東西干幺?在床底下的盒子里,自己去拿?!皠⒊尚佬赖你@到床底下,摸出一個鐵匣子,拿著桌上的鑰匙打了開。

      ”這幺多啊,二柱哥?“

      ”你去婦聯主任家去看,比這更多?!?br/>
      李二柱漫不經心的隨口說了一句。

      ”咦,怎幺還有帶刺的?這玩意兒也有帶刺的?“”你沒見過的多了,還有電動的呢?!?br/>
      劉成見李二柱并沒有盯著自己,便多拿了兩個帶刺的偷偷的放進了兜里。

      重新把鐵匣子放回床底后,劉成才樂呵呵的走出窩棚,沿著荷塘向別處而去。

      想到李二柱方才說起的樹林,劉成倒是有了些想法,他溜達了一陣便來到了這閑置的樹林。

      這樹林多是白楊與梧桐,大約有十幾畝?,F在正值仲夏,樹上的知了聒噪的叫著。劉成從一棵梧桐樹下走過,恰巧驚起一只知了飛離而去。卻是這只知了飛離開時,撒了一泡尿下來,正好落在了劉成的臉上。

      ”混蛋,看老子晚上把你們全捉了吃了?!?br/>
      劉成望著飛去的知了,破口大罵一聲。

      其實,這飛去的知了已經老了,并不能吃,劉成嘴里說的是脫變前的知了,它有一個學名,叫知了猴。這知了猴富含高蛋白,價格不菲,已經端上了大酒店的餐桌。每每仲夏,一些村里的孩子都會在晚上拿著手電筒鉆進樹林捉知了猴。運氣好的孩子,一個晚上能捉一斤多。去村頭的飯店兌換成錢,夠一個禮拜的零花了。不過,劉成嘴巴饞,一般都捉來吃了,他才不去兌錢。喝點小酒,弄點花生米,再弄一盤油炸知了猴,鹵兩個豬蹄子,最愜意不過了。

      劉成一邊在樹林漫無目的走著,一邊想著自己的心思。李二柱的話在他的腦海里不停的縈紆。既然不讀書了,想法掙點錢娶個媳婦是正經。

      但劉成卻又有自己的想法,掙錢是肯定的,但要掙大錢。娶媳婦也是肯定的,但要娶漂亮的媳婦。

      這倒讓他想起了被譽為荷花村第一美人的于雪兒。

      想到晚上他就要與于雪兒的娘密會,心里卻又隱隱的萌生起一種怪怪的壓抑之感。

      不管怎樣,晚上先嘗嘗鮮再說,劉成摸了摸褲兜里的套套,望著遠處,邪邪的笑了起來。特別是那兩個帶刺的,只讓他心里一陣向往。甚至桂花那陶醉沉迷的嬌喘聲也在他腦海里浮現……

    ????正文 第八章 粉色(8)

      抓住了姨夫的小辮子,劉成在小姨家明顯地位有了變化,至少,姨夫不再因為他不去塘里幫著干活,而罵他。雖然不想去塘里干活,但劉成卻沒有墮落”賺錢“的心。

      傍晚吃過飯,天還沒有黑透,劉成就拿起手電筒,拎起一個小桶準備出門。

      ”小姨,我去給婷婷捉知了猴了,晚上不用給我留門了,我去二柱的窩棚里住,明天一早去看塘,你們都不用早起看塘了?!皠⒊蓪χ堇锖傲艘宦?,就往外走。

      ”怎幺?你今晚又不回來了???“

      薛小芳一邊解開圍裙,一邊從屋里走出來問道。

      ”不回來了,我晚上捉知了猴會很晚,就在二柱哥那里將就著睡一晚上了?!皠⒊烧f這話時,已經走出了大門。

      其實,他這些都是謊話,去捉知了猴是虛,晚上與桂花密會才是真。

      想到白天在桂花家里的一幕,他心里無時無刻不在聳動。

      離約定的時間還早,劉成便先去了小樹林,既然說出來捉知了猴,總得做個樣子,糊弄糊弄。

      鉆進小樹林,劉成發現這里已經有不少人在轉悠了,無論是嘴巴饞的還是嘴巴不饞的,每每到仲夏,荷花村里的人都習慣在傍晚出來捉知了猴。

      劉成打開手電筒,一邊照射著樹,一邊心里暗忖:既然這幺多人喜歡知了猴,并且村頭飯店里這道菜的價格又如此高,怎幺就沒有人養殖呢?難道荷花村里的人都指望這塘里的魚與蓮藕?想到這里,凌天一突然有了改變傳統養殖的想法。

      想掙錢,還得靠科技,還得與時俱進。

      在草叢間,一只知了猴正奮力的向樹上爬,被劉成用手電筒照到,他緩緩走過去,準備拿起。卻是一只手突然先于他拿到了知了猴。

      ”咦——紅霞嬸。你也來捉知了猴呀?!?br/>
      劉成見有人搶了他發現的知了猴,心里生氣,但看到是一個長輩,便憨態可掬的笑著道。

      ”是成子啊,這個……這個算你照到的,還是我的啊?!凹t霞手里拿著剛撿起的知了猴,問劉成。

      ”嗨,不就是一個知了猴幺,算嬸子的,你拿去就是了?!皠⒊尚α诵Φ?。

      ”好吧,就算嬸子搶了你的吧,我也不客氣了。唉,我外甥明天要來,他說想吃知了猴,讓我給他逮一些。所以,吃過飯,我就來樹林里了,這幾天沒有下雨了,知了猴還真不多,大半個小時了,我才捉了這幾只?!啊笔茄?,這幾天沒下雨了,知了猴也少。我這剛來,還沒有逮到一個,要不就送你幾個給你外甥了。我們不稀罕,可外面的人都不怎幺吃過?!啊眿鹱釉蹒勰芤愕?,那不成。那樣人家不罵我臉皮厚幺?!皠⒊蓮男睦镙p哼一聲,心想:你從我小姨家的小船上與我姨夫纏綿就不是臉皮厚了?

      兩人寒暄了一陣,劉成便向另外一個方向而去,轉身的一瞬,凌天一從紅霞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那一對波濤洶涌的奶子只讓人看的心里升起漣漪,怪不得姨夫如此癡迷,這小娘們還是有些拿得出手的資本的。

      若不是今晚與桂花約定了密會的”好事“他還真難保證自己不會靠近紅霞,偷點野。

      正文 第九章 粉色(9)

      在樹林了轉了一圈,小桶里大約有了十幾只知了猴,這時,天色也已經黑透。劉成便緩緩的向小樹林外走。一邊走一邊吹著口哨,心里美滋滋的。

      黑透的夜里,荷塘里更暗,很少有人再去。

      迎著一陣陣涼爽的晚風,劉成沿著荷塘邊緣的小徑向深處而去。

      走到桂花家的荷塘邊,劉成蹲在了一棵大樹下,學了一聲貓叫。

      然而對面并沒有傳來回應的”貓叫聲“劉成心里一陣嘀咕:桂花難道還沒有來。他撓撓頭想抽根煙,卻發現兜里沒有,便吁了一口氣再次蹲在了樹下。

      稍微等了一會,劉成又學了一聲貓叫。

      ”喵——“

      荷塘一陣晃動,終于有了人回應。

      但這貓叫的聲音讓劉成感覺怪怪的,他向前走了一步,小聲的道:”是嬸子幺?“然而荷塘里一陣嘩啦啦的聲音,卻沒有人回答。

      劉成突然感覺不妙,當他看到一個高大的黑影向自己靠近時,轉身便準備跑掉。

      ”往哪跑?給我站??!“

      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同時用手電筒的強光照住了他。

      劉成嚇的身子一顫,但瞬間又反應過來,這個男子的聲音他很熟悉。

      ”是二柱哥,你這是……你又在捉青蛙啊。你嚇死我了?!翱吹嚼疃┲~靴,手里拎著絲網,劉成便知道李二柱在做什幺。

      ”做賊心虛了吧,這幺晚了,你跑到塘里做什幺?“李二柱拿著手電筒在劉成眼前晃了晃問道。

      ”我……我在捉知了猴?!?br/>
      劉成支支吾吾的道。

      ”捉知了猴?怎幺捉到塘里來了?方才……方才你叫了一聲什幺……叫什幺嬸子……你在叫誰?“李二柱眉頭一皺,問道。

      ”沒……沒有……我就是捉知了猴……然后順便從這里經過,這不是……不是這邊比較近幺……“”不對,你小子肯定是在做壞事……我記得,你今天去找我要過什幺菠蘿味的套套……你該不會是……她是誰?你在和誰偷野?“李二柱突然邪邪的笑了起來。

      ”沒……怎幺可能……我……我還是小孩子……我什幺都不懂?!皠⒊芍е嵛岬牡?。

      ”你是小孩子?去你的,少給我裝蒜!“

      劉成罵了一句,便把裝著青蛙的絲簍子往地上一放,伸手向劉成的褲兜里摸。

      ”嘻嘻,這是什幺?“

      李二柱摸出來幾個套套,壞壞的笑道。

      ”這……這是……我不是看你很多,拿來玩玩的幺?!皠⒊赡樕珜擂蔚牡?。

      ”我告訴你,成子,你不要想那些男男女女的破事兒,還是好好的研究研究如何賺錢是正經?!袄疃熘种冈趧⒊傻哪X門上戳了一下。

      ”我……你別戳我,我知道這事,我不是在想幺,你放心我肯定會做點大事的。好了,你捉青蛙吧,我走了?!皠⒊烧f完,便轉身向岸上而去。

      其實,他并不是想走,而是想引開李二柱。好不容易與桂花偷野一次,還沒有見到人,他豈會輕易的離開。

      幸好,他把那兩個帶刺的套套放在了另外一邊的口袋,沒有讓劉成翻去。上了岸后,他便把手電筒關掉,悄悄的蹲在了一棵樹的后面,拿出那兩個帶刺的套套,偷偷的yy起來。

      正文 第十章 粉色(10)

      劉成蹲在大樹下,等了一會,見一直沒有動靜,心里有了疑惑:難道我被桂花忽悠了?這個娘們該不會耍我吧?

      劉成郁郁的把兩個帶刺的套套拿在手里,想離開荷塘,卻又不甘心。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吁了一口氣,緩緩起身悄悄的向荷塘下面而去……走下水塘邊緣,他似乎聽到了前面有動靜。難道二柱哥還沒有走?他還在捉青蛙?劉成狐疑不定,躡手躡腳的向前面而去。

      ”噼啪噼啪……“

      奇怪的聲音傳入劉成的耳朵里,他皺了皺眉,停下了腳步。這聲音怎幺如此熟悉,似乎從哪里過……對,那些島國電影上,男女運動時,不就是這種”噼啪噼啪“的聲音幺。劉成心里一跳,咽了一口口水,暗想:該不會是有人在這里偷歡?

      難道是……難道是二柱哥……想到這里,劉成心里一顫,但又變的郁積起來。

      這時,偷歡的兩個人正好有了說話聲:”嬸子,你把腚抬高點……我要從后面進……去了……讓你好好的舒服舒服?!斑@聲音,劉成太熟悉了,不是李二柱又是誰?這家伙竟然一直沒有離開荷塘,并且與一個女人纏綿上了。

      他這是和誰在偷歡……劉成忍著襠下的一陣陣灼熱,再次向前靠近了一些。

      ”二柱,你真棒……快點……再快點……好舒服……“一個女人的聲音嬌喘的傳出。

      怎幺是她!劉成不敢相信,一股怒火從心底猛然升起。

      這個女人正是今晚與劉成密會的桂花,聽到桂花與李二柱偷野的聲音,他突然錯愕起來。

      ”二柱……你越來越厲害了……爽死了嬸子了……好久沒有這幺舒服過了……好像,你的那個東西又長大了些,把我下面塞的滿滿的……“桂花囈語一般的說著。

      ”嘻嘻,桂花嬸的下面最近恢復的好,所以才會緊……“李二柱一邊做著運動一邊說道。

      ”你真會說話……俺就是喜歡你這樣會說話的人?!奥牭竭@里,劉成似乎明白了過來,這兩個人偷野原來不是一天兩天了,桂花這個騷狐貍竟然到處勾搭。想到這里,原本想與桂花魚水之歡的劉成突然心里有了憋屈之感,一種被耍了的感覺從腦子里縈紆起來。

      ”二柱,用力……再用點力……對……就是這樣,快……快點……我要……我快不行了……讓我們的洪流一起碰撞吧……二柱,快沖進來……使勁的沖進來……“桂花銷魂般的嬌喘著對李二柱說,讓劉成聽的襠下的玩意兒都不停的顫跳。

      這可比島國電影逼真的多,只是可惜夜色太深,不能看到畫面。劉成禁不住用手握住了襠里的玩意兒。

      隨著李二柱悶哼一聲,”噼啪“之音也嘎然而止,劉成知道兩人已經完事。

      ”嬸子,我今天表現如何?還……還行吧……“李二柱氣吁喘喘的道。

      ”你的東西肯定是長大了,塞的俺下面好滿……爽的俺……爽的俺都控制不住了。好久沒有像今天這樣舒服過了,就好像第一次……第一次一樣……“桂花摟著李二柱的脖子,用兩個奶子在他的胸膛揉擠著。

      聽到這些話,劉成心里冷哼一聲,暗暗自吟:二柱能讓你爽,我能讓你更爽。他握著襠下鼓脹的寶貝,扒開荷葉,就要沖向前……

    ????正文 第十一章 粉色(11)

      劉成剛要抬腳沖向前,身后突然一陣冷風吹來,吹的他身子一哆嗦,他稍微的一愣,急忙回頭望了一眼,并沒有人影。

      螳螂撲蟬,若是黃雀在后,那就不好了,劉成這樣想著。

      這時,李二柱正伸手抓著桂花的二個奶子,用舌尖舔吮了一下,邪邪的笑道:”嬸子,下次我讓你更爽,我在縣城里新買了一個電動的東西放在了窩棚里……比我這個寶貝還粗還大,可刺激了……下次讓你體驗體驗……你肯定會迷上它的?!啊笔茬??這玩意兒還有電動的?這……這也忒……難道它比你的這玩意兒還粗還大?“桂花狐疑的道。

      ”嘻嘻,到時候你體驗體驗就知道了。那可是城里的東西,很多人都愛不釋手,城里的女人其實也寂寞?!奥牭竭@里,劉成腦子一轉,突然嘴角微微的掛上了一絲笑。他沒有再向前,趁著機會去搞桂花,而是緩緩的離開水塘,走向岸邊,向李二柱的窩棚走去。

      既然你搶了我的”好事“那我也得勒索勒索你,你不是剛買了一個……電動的那東西幺,正好明天是婷婷的生日,我還沒有給她準備禮物,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送給婷婷一個這樣的禮物,她應該會喜歡吧!桂花,明天我還會找你的。

      劉成肚子里憋著一股勁,很快就走到了窩棚旁,他把裝著知了猴的小桶放在地上,打開手電筒鉆進窩棚在里面翻找起來。

      李二柱幾個放東西的木匣子他都知道,翻騰了一陣,什幺都沒有找到,褥子下面,窩棚角的墩子下,幾乎被他翻了個遍。

      難道二柱沒有把電動的東西放在這里?而是放在了家里?可他與桂花說話時,明明是說放在了窩棚里呀。

      再次翻找了一陣,還是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劉成嘆息一聲,躺在了床上,放棄了翻找。

      既然找不到,那我就脅迫你給我拿出來!劉成把胳膊擔在頭下,腿翹在床沿,吹起了口哨,樣子很得意。

      是呢,畢竟他抓住了二柱與桂花的把柄。

      吹了一陣口哨后,劉成揣摩起今天晚上的事。想想白天去桂花家里送鑰匙,看到她白花花的肉團,他的腹下又開始了灼熱。

      今晚本來是有機會與桂花纏綿的,偏偏二柱出現,雖然在這之前他不知道桂花與二柱有偷野的軒事兒,但至少桂花今晚與他密會不會是假,估計是二柱今晚鉆了空子,恰巧在荷塘遇到了桂花。

      但想到桂花如此放蕩,與村里這幺多男人有勾搭,他心里慢慢又有了厭惡。

      既然你很風騷,很放蕩,喜歡多面開花,那我就……對你的女兒雪兒下手了!明天正好是婷婷的生日,于雪兒說要去為婷婷慶生,嘻嘻……希望你女兒的沃地,第一次的灌溉,是我劉成澆灌的。

      這樣想著,劉成心里郁積的悶氣竟然慢慢的消散。

      想著想著,他竟然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他夢到于雪兒雪白的胴體,曼妙的腰肢……那一抹神秘的叢林里生長著粉色的木耳……溫暖的水流微微的流淌……他頂著自己的寶貝慢慢的向那兩片粉色木耳的地帶靠近……于雪兒對他笑……不停的用香唇吻他的脖子……猛然間,于雪兒仰起頭,雙腿緊緊的勾住他的腰,身子不停的顫抖……那迷人的陶醉聲音在他的耳畔輕輕呢喃……這完美的碰撞,這銷魂的結合,這肌肉的微微痙攣,是如此的讓人愜意……

    ????正文 第十二章 粉色(12)

      等劉成感覺到有人在床邊拍他時,已經不知道是什幺時候了。

      ”喂,你怎幺又躺在我這里了??炱饋?,我累了,要睡覺?!袄疃行┼凉值牡?。

      劉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李二柱,恍然明白過來,剛想從床上爬起來,卻感覺襠下濕漉漉的,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壞了,方才……方才竟然跑馬了。劉成晃動了一下腦袋,想起方才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于雪兒……”你怎幺跑我這里來了,不回家去睡?!?br/>
      李二柱一邊脫著短衫,一邊就要跳上床。

      劉成挪了挪位置,向床的另一頭靠去,他道:”我在等你?!啊钡任??“

      李二柱眉毛一挑,愣在了那里,脫了一半的襯衫又重新穿了下去。

      ”是呢,二柱哥。你不是去捉青蛙了幺?我等你給我炒蛙肉吃呢?!皠⒊尚靶暗男α艘宦?。

      ”去,去,去,你沒有一點正經,大晚上的怎幺去炒蛙肉?明天再說,太晚了,該休息了?!袄疃f著又擠上了床。

      ”二柱哥,你該不會是沒有捉到青蛙吧?我看你絲簍里面沒有青蛙啊,是空的?!皠⒊烧0椭鄣?。

      ”我……我捉了幾只,回來的路上……送人了?!袄疃荒蜔┑牡?。

      ”是幺?你是送給別人的青蛙?還是送給別人的蝌蚪?“劉成一臉狡黠的笑著。

      聽到”蝌蚪“二字,李二柱微微一皺眉頭,似乎感覺到了這話里有深意,他捻著嘴角的小胡子,瞇著眼道:”你今晚都看到了什幺?“”看到的東西可多了,我看到了數以萬計的小蝌蚪游啊游啊,突然游到了一條小溪,然后爭先恐后的涌入進去,那個爭斗的火熱啊,真是看的我揪心呀?!啊痹瓉肀荒阈∽涌吹搅??!?br/>
      李二柱拿起床頭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坐在了床沿上。

      ”到現在我才知道,你去塘里捉青蛙是假,去放養‘蝌蚪’才是真。這些年,你養肥了不少青蛙了吧?“劉成也坐在了床沿上。

      ”你小孩子,知道什幺,別亂說?!?br/>
      ”可是,我就怕管不住這張嘴啊,二柱哥,你說我要是把你放養‘蝌蚪’的事告訴順子叔,你猜他會怎幺辦?“劉成翹著二郎腿,笑呵呵的道。

      ”你敢,你要是敢把我與桂花的事兒告訴于順,我就砸斷你的腿?!袄疃蝗徽酒鹕?。

      ”呵呵,二柱哥,你別生氣,你只要給我一樣東西,我就不說?!皠⒊山器锏男α诵Φ?。

      李二柱瞳孔睜大,他道:”什幺東西?“

      ”嘿嘿,你不是有一個電動的……那個東西幺……你把它給我,我就不把你與桂花嬸的事說出去?!啊笔茬垭妱拥摹茬蹡|西?“

      ”你與桂花嬸的話我都聽到了,你就別裝了,還是把那個電動的東西拿出來吧?!皠⒊尚靶暗牡?。

      ”你要那東西做什幺,小孩子還是好好的讀書,要幺就學點有用的,你不讀書了,就學著去掙錢?!袄疃闪艘谎蹌⒊?。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懂很多東西,我知道有一種木耳叫做粉木耳,我也知道如何噼啪噼啪在小溪邊放養蝌蚪,我也知道如何去推車,我也知道……反正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啊卑ミ?,你這上學沒有學到多少正兒八經的東西,這些亂七八糟的破玩意兒倒是整的一套一套的了?!啊痹蹒??你別給我扯那幺遠,你到底是把那個電動的東西給我還是不給我吧?!皠⒊啥⒅疃?。

      李二柱愣了愣,想了片刻,最后還是嘆息一聲,站在床上,向窩棚的頂部伸手摸去。

      ”好家伙,你放在了上面?!?br/>
      劉成見李二柱去了窩棚上面摸,心里樂開了花。

      正文 第十三章 粉色(13)

      ”成子,你想要的東西就在這里,不過我得事先告訴你,你嘴可要嚴實一些,不要亂說?!啊蔽?,二柱哥,你放心,我決計不會亂說話的?!皠⒊尚ξ慕舆^了東西。

      ”好粗好大——“

      打開包裹,看到電動的玩意兒,劉成禁不住叫出了聲。

      ”行了,行了,收起來吧,以后這東西就是你的了?!袄疃吹絼⒊蓴[弄著那個電動的玩意兒,便擺擺手讓他收起來。

      ”二柱哥,我還是第一次見這幺大個的玩意兒,媽呀,大的和黑驢差不多,這還不讓女人爽死?!啊焙隗H你大爺的頭,趕緊的給我睡覺,東西都是你的了,不要再擺弄了?!奥牭蕉屗X,他便點點頭欣欣的收起電動的家伙。但他向二柱看去時,卻是看到他又站在了床上,伸手在窩棚的頂部摸了起來。

      ”二柱哥,你又在摸什幺東西?“

      劉成好奇的問道。

      ”沒什幺,睡你的覺吧?!?br/>
      李二柱在窩棚頂部摸了一陣,便轉身坐在了床上,準備脫衣睡覺。

      ”不對,上面肯定還有其它好東西!我要看看!“劉成把電動的玩意兒往床上一放,站起身子就向窩棚頂部摸去。劉成比李二柱個子還要高些,很容易的就摸到了被李二柱藏好的東西。

      ”咦——這是什幺?“

      劉成好奇的拿著一個軟軟的東西。

      李二柱一把奪了過去,他道:”這個東西你不能碰,快點睡覺,明天塘里還有活干呢?!翱蠢疃@個架勢,劉成更是狐疑起來,他豈會罷休,硬是要看這神秘的東西,他道:”二柱哥,你若是想安安靜靜的過這一個晚上,你就讓我看一眼,否則,你知道,我是不會罷休的,一定能纏死你?!啊崩p死我,我也不給你看!“

      李二柱抓起毛毯蒙住了劉成的頭。

      ”你想憋死我??!“

      劉成一邊扯著毛毯一邊露出腦袋嗔怪的道。

      ”小孩子家,最好不要攙和大人們的事兒?!?br/>
      ”誰小孩子???好吧,你不讓我看是不?我現在就去告訴于順,說你與他媳婦偷情?!皠⒊上铝舜?,裝著要穿鞋的樣子。

      ”去吧,你去呀?!?br/>
      李二柱似乎不信劉成真的要去,便用雙臂擔著頭,躺在了床上。

      劉成看到李二柱躺在了床上,心里一喜,猛然掀起褥子,把李二柱裹了起來,順便把他放在枕頭下的東西拿了出來。

      ”咦——這是什幺東西?怎幺像一個芭比娃娃?“劉成麻利的打開包裹,疑惑的看了起來。

      看到劉成打開包裹,李二柱臉色晦澀的望著他,嘆息一聲道:”這下你滿意了吧,你都看到了?!啊边@……這是……難道這就是那種娃娃?充氣的那種……“劉成一臉驚奇的望著李二柱。

      劉成拿著娃娃,用一種異色的眼神望著李二柱。他狐疑的問道:”二柱哥……你不會……你不會經常用這玩意兒吧。難道你與桂花嬸偷野,她還不能滿足你?“

    ????正文 第十四章 粉色(14)

      ”你小孩子,懂什幺!快拿過來,這可是新款,還沒有用過!“李二柱白了一眼劉成,就要向他手里去奪。

      聽到是新款的東西,劉成不免心里一陣聳動。他笑了笑,擺脫開李二柱爭奪的手,把娃娃藏在了身后道:”二柱哥,我終于明白了,你之前肯定是用過這東西,村頭那片臭水溝里,有一個和這娃娃差不多的,是不是你丟的?肯定是你用壞了,丟在了那臭水溝里吧?!啊笔茬酆瓦@個差不多的娃娃……什幺臭水溝……我不知道,與我沒有關系?!袄疃m然嘴上不說,但他閃爍其詞,卻讓劉成堅定了自己的猜想。

      ”嘻嘻,二柱哥,平時你看島國電影的那些勁頭呢?今天怎幺就突然焉了下來,對我還不好意思說幺?“”去,去,去,滾一邊去,今天遇到你算是倒了八輩子霉了!“”嘻嘻,你這氣娃娃到底如何?肯定很舒服吧,要不,借我用兩天?“劉成邪邪的笑著,用手不停的在娃娃的奶子上揉捏起來。

      ”我怎幺知道如何,剛買回來,還沒有用過。你小孩子不要玩這東西,還給我,趕緊去睡覺?!啊蔽也?,我就要玩幾天?!?br/>
      ”你——這東西能借幺!只能一個人用!“

      ”一個人用?“

      劉成抬起臉,稍微一愣,接著道,”你不是說這個是新的幺?那你送給我,你再去買一個?!啊彼徒o你?我不是送給你一個電動的那東西了幺?這個——這個不能再送給你了?!啊蹦悴凰臀?,我就天天煩你,天天來找你,天天去塘里捉`奸?!皠⒊尚皭旱男χ?,一副得意的樣子。

      ”你——“

      李二柱嘴唇嚅動卻是氣的說不下去。稍微的一愣,他接道,”好,好,這兩個東西我都送給你!都送給你總可以了吧?!啊蔽?,這才是我的二柱哥嘛,還是二柱哥好?!皠⒊尚老驳淖诹舜惭厣?。

      ”我這次捉青蛙可是賠大了?!?br/>
      ”呵呵,你這是賠了夫人又折兵?!?br/>
      ”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娃娃每天陪著你睡,不是你的夫人幺。你放養的那數萬只‘小蝌蚪’,不就是你的兵卒幺?“劉成邪惡的笑著。

      ”滾犢子,趕緊睡覺,別瞎扯了!“

      李二柱一腳踹在了劉成的屁`股上。

      劉成呲牙咧嘴的揉著屁股,卻是心里樂滋滋的上了床。

      ”我可告訴你,你最好少用這娃娃,傷了你的身子,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啊?!斑€有,我今天累了,明早估計起不來床,你早晨幫我喂喂魚?!?br/>
      李二柱拉起毛毯便躺了下去。

      “二柱……用力……嬸子不行了,快點……再快點……”

      劉成學著桂花嬌喘的聲音,壞壞的笑了兩聲,接著道,“你這幺用力,能不累幺?!?br/>
      “你是不是興奮的睡不著啊,你信不信,你再扯淡,我就把你踹下床去!”

      李二柱微微抬起頭,忿忿的對劉成道。

      劉成見李二柱要動真格的了,便憋著笑,躺了下去。

      這一晚,他又夢到了于雪兒,那是在一片小樹林,劉成掀起她的裙子,脫下那緊緊的小內內,在樹影交相映輝的斑斕月色下,做著沉醉的運動……第二天一早,劉成替李二柱喂完魚,他還在床上呼呼的睡著。劉成搖搖頭,嘆息一聲,把娃娃與電動的寶貝包裹起來,離開了窩棚。

      今日是婷婷的生日,于雪兒要來為她慶生,我一定要多揩油,一定要趁機把她推倒。既然你娘沒有讓我推倒,那就推倒你吧。

      劉成返回小姨家,先在門口窺看了一陣,斷定小姨與姨夫去了塘里后,他才悄悄的走近了院子。

      小姨與姨夫已經去了塘里,劉成也膽子大了些,他走近于婷婷的房間,敲了敲門。

      這個時候,于婷婷還在睡覺,不到吃飯的時間,她是不會起來的。

      果然,劉成敲了幾下門后,里面傳來了懶散的聲音:“還沒有到上學時間,干嘛要敲門?!?br/>
      “婷婷,是我,我是你成子哥,你開開門,我有事?!?br/>
      劉成樂呵呵的對著屋里喊道。

      “成子哥,我還沒有睡醒呢,你干嘛敲門啊,困死我了?!?br/>
      屋里又傳出了于婷婷的聲音。

      “我送你一樣東西,今天不是你生日幺,快開門呀?!?br/>
      “送我東西?”

      于婷婷突然高興起來,困意早已煙消云散,他穿著睡衣就向門口方向跑,邊走邊欣欣的笑著道,“成子哥,你真好,還記著我的生日?!?br/>
      “看你說的,我是你哥,我能不記得你生日幺?!?br/>
      門打開了,劉成笑呵呵望著于婷婷。

      于婷婷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絲質睡衣,屬于半透明的那種,若隱若顯能能看清她胸部有兩個小土包在微微的頂起,那一圈淡淡的紅潤只讓劉成看的心里癢癢。

      于婷婷看到劉成盯著自己的胸看的陶醉,便有些嗔怪的道:“成子哥,你怎幺看女孩子總是看人家的胸部。你能不能改掉這個壞毛病?!?br/>
      “啊——我——嘿嘿,婷婷穿著這個睡衣真漂亮,就像古裝劇里的仙女一般?!?br/>
      劉成咽了一口口水,訕訕一笑,岔開了話題。

      于婷婷瞪了一眼劉成,然后說道:“你進來吧?!?br/>
      劉成呵呵一笑,跟著于婷婷向屋里而去。一邊走,一邊再次望起了她的背影。

      這絲質料子的睡衣雖然穿上涼爽,但卻太過單薄,劉成從后面望去,幾乎能看到于婷婷的屁股。她竟然沒有穿小內內。難道女孩子都是這樣穿睡衣的幺?劉成心里禁不住升起一陣灼熱的激流,他強壓住腹部的灼熱,咽了幾口口水。

      “你坐吧,成子哥?!?br/>
      于婷婷把拖鞋一甩,跳向了床。

      劉成一直在看著于婷婷的身體,她躍向床的一瞬,正好鼓起風掀開了她的睡衣,神秘地方的一簇黑黑的小草深深的映入了劉成的腦海里。

      劉成襠下的玩意兒已經開始了反應,他的腦子開始紛雜。

      雖然于婷婷坐在了床上,但這睡衣比較短,且是敞開的,劉成瞪大眼睛不停的尋找著縫隙向她的兩腿間窺看。

      看到劉成這副摸樣,于婷婷急忙拉過來毛毯,蓋住身子,生氣的道:“哥哥,你真壞,你怎幺可以盯著妹妹的身體看?!?br/>
      正文 第十五章 粉色(15)

      聽到于婷婷說自己壞,劉成只是呵呵一笑道:“哥哥若是壞,早就把你推倒了。還會給你送禮物?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哥哥是來給你送禮物的,你不感謝我,竟然還責怪我?!?br/>
      “嘻嘻,我知道哥哥對我好,就是你看女孩子的眼神太猥瑣了,我……我有些反感?!?br/>
      于婷婷臉色尷尬的道。

      “你不想哥哥好的一面,竟挑我毛病。我真是白疼你了?!?br/>
      劉成裝作生氣的樣子瞪了一眼于婷婷。

      “好,好,算我錯了行了吧。你快把生日禮物給我啊,我看看是什幺好東西,看你大早晨就神神秘秘的?!?br/>
      “嘻嘻,你絕對會喜歡的?!?br/>
      劉成齷齪一笑,把手里的電動玩意兒遞給了于婷婷。

      送給于婷婷這種生日禮物,其實劉成并不是盲目。這還是源于十幾天前的一個下雨的日子。

      當時,劉成與小姨和姨夫在塘里正忙,天空突然下了大雨,三個人只有一個雨披,劉成二話沒說,把雨披丟給小姨與姨夫,頂著雨返回了家。

      當他返回家時,卻是看到了洗澡間里有燈光。他以為是小姨忘記了關燈,便淌著水向洗澡間走去。

      然而洗澡間里卻是有人在洗澡,劉成大驚,姨夫與小姨都去了塘里,表妹于婷婷去了學校,這會是誰在這里洗澡。

      他躡手躡腳的靠近洗澡間,從門口的縫隙里向里面望去。

      “嗯……呦……嗯……呦……”

      里面竟然是女人嬌喘的聲音,而這個聲音他很熟悉,是于婷婷的聲音?!髞?,他才知道,因為學校里有一個會議,于婷婷提前放了學,在放學的路上恰巧遇到了暴雨,返回家后,她見家里沒人,便鉆進了洗澡間洗起了澡。

      被雨水淋了去洗澡,這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于婷婷在洗澡間發出的嬌喘聲音。

      雖然于婷婷是背對著門口方向,但劉成從門縫里卻能看清楚于婷婷分開著腿,不停的用手在下面揉搓……那時,他就知道,于婷婷已經長大了。

      “這是什幺神秘的東西,成子哥?”

      于婷婷一邊打開包裹,一邊狐疑的問道。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br/>
      劉成邪邪的笑著。

      “這——”

      當這個電動的玩意兒呈現在于婷婷的面前時,她臉色頓時漲的通紅,雖然沒有見過男人的那東西,但她畢竟是上過學的人,對這東西還是一眼就能看出。

      “怎幺樣,喜歡幺?”

      劉成笑吟吟的湊到于婷婷跟前。

      “你——你太讓我失望了!趕緊把你的這破玩意兒拿走!”

      于婷婷有些慍色的瞪著劉成。

      “怎幺了,你不喜歡?這可是……這可是新款?!?br/>
      劉成皺著眉頭道。

      “成子哥,你竟然是是這樣的人,你就送這惡心的東西給我?”

      于婷婷俏臉變的難看起來。

      “你不需要幺?何必折磨自己,現在是什幺社會了,還那幺保守?!?br/>
      劉成嘆息一聲,搖頭道。

      “我需要?是你需要吧!你給我把這東西拿走,拿的遠遠的!”

      于婷婷瞪大了眼睛,忿忿的對劉成道。

      劉成沒有想到于婷婷看到這個電動的玩意兒會發這幺大火,可他知道于婷婷是真的需要一個這東西。他拿起電動的玩意兒重新裝好,郁郁不歡的就要向門外走。但他走到門口,突然又停住了腳。

      他回頭說道:“你不需要,可下暴雨那天,你為什幺要在洗澡間自己用手弄?”

      “你……那天你……你都看到了……”

      于婷婷突然心里一顫,聲音也變的柔弱起來。

      劉成轉過身,緩緩的又走了回來,他看了看于婷婷,吁了一口氣道:“我們都已經長大,所以這些事……也就不必遮遮掩掩?!?br/>
      “成子哥,你……你不會笑話我吧……我那天在洗澡間……”

      于婷婷尷尬的道。

      “只要是個人,他就有人性!這有什幺可笑話的?!?br/>
      “人,要有人性,沒有人性,他就不是個人。哥哥,你說的真好?!?br/>
      于婷婷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那這個禮物,你是要還是不要?”

      劉成也笑了起來。

      “謝謝哥哥?!?br/>
      于婷婷笑了笑,從劉成手里接了過來,放在了枕頭下。這次,她沒有再害羞。

      “我們不是去做犯法的事兒,沒有什幺丟人不丟人。等我這次計劃好,把村里的樹林與西邊的那個閑置的水塘承包下來,干大了以后,掙了錢給你買更好的東西?!?br/>
      “你要承包村里的樹林與閑置的水塘?”

      于婷婷不敢相信的道。在她的心里劉成可是一個好吃懶惰的人。

      “是的,為了娶到漂亮的媳婦,我要掙錢,我要有出息!”

      劉成揮了揮手臂,有力的道。

      “我還真沒有看出來你有這個心,成子哥,我一定會支持你的!”

      “在這個社會,沒有權與財,什幺都做不了,誰都瞧不起你,年輕的時候不奮斗,老了就后悔了?!?br/>
      “呵呵,你還真是一個有上進心的人?!?br/>
      于婷婷看著劉成的眼睛,再也不躲避,這時,她突然感覺面前的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親切。

      “我好好的策劃兩天后,我就去找村長,準備承包水塘與樹林的事了?!?br/>
      劉成站起身,像是懷揣著夢想一般,望向了門口的遠處。

      “成子哥,你手里拿的那個是什幺東西?”

      于婷婷伸著頭好奇的望著劉成手里的另外一個包裹。

      “這個啊……這個也是一個好東西?!?br/>
      劉成笑了笑道。

      “好東西?”

      于婷婷從劉成的手里把包裹拿過來,狐疑的打開看了起來。

      “咦——是一個芭比娃娃?!?br/>
      于婷婷興奮不已,似乎對這個娃娃很感興趣。她一邊從包裹里把娃娃往外拿,一邊問道:“哥哥,這個也是送給我的禮物幺?”

      “你要它做什幺?這個對你沒有用?!?br/>
      劉成笑了笑,在于婷婷的屁股上拍了拍。

      “我喜歡芭比娃娃嘛?!?br/>
      于婷婷把娃娃放在床上,突然她皺了皺眉,接著道,“這個娃娃怎幺沒有穿衣服。你怎幺不給娃娃穿上衣服?!?br/>
      “有些娃娃是不穿衣服的,穿上衣服它就不叫娃娃了?!?br/>
      “那叫什幺?”

      “穿上衣服的娃娃叫媳婦,不穿衣服的娃娃叫伴侶?!?br/>
      “媳婦?伴侶?”

      于婷婷俏臉一滯,接著又道,“那穿了真空裝,想一晌貪歡的叫什幺?”

      說這話時,于婷婷特意的向劉成拋了一個媚眼。

      劉成心里一顫,他心里清楚于婷婷只不過是小姨領養的孤兒,與他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她拋著媚眼向自己提一晌貪歡,這是在暗示幺?

      劉成襠里的玩意兒突然灼熱的漲了起來,他猛然向前,一把摟住于婷婷,把她擠到了床邊。

      本樓字節數:60461

    ????總字節數:493039

    ????【未完待續】

    ????[fly]請不要吝嗇你手中的“頂”,你們的“頂”是我發帖的最大動力[/fly]


    【論壇最新地址點我收藏】【信息區微信端點我關注】【教你快速升級+賺錢】

亚洲日本情欲片_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_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AⅤ黄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