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AV無碼專區亞洲AV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純免費資源】。歡迎收藏

      【內容簡介】他說不清,玩仇人家的女人是快樂還是發泄仇恨?但他一個也不會放過!頭頭們領著隊里的姑娘媳婦們進高粱地干活兒,他卻溜到頭頭們的家里也去干活兒。干活也是報仇,楊磊落終于找到竅門兒,原來頭兒們的女人們活計很好……那是一個親情,愛情和友情都被扭曲的時代。而扭曲這些的正是冠冕堂皇外衣里的變態欲望。但在新的時代到來之時,楊磊落終于明白,強大的成長會才是征服一切的根本。

      正文 第1章:躁動的夾皮溝

      夾皮溝,說小了是一個村子,說大了是一個鎮。長白山支脈末端,兩座不大的山中間狹長的地帶。

      夾皮溝這個地名很容易讓人產生邪惡的遐想,但這種遐想卻似乎有理有據的。其一,是這里的地貌形狀神似女人的那道溝兒,而且溝底有一條河叫“月月河”溝口有和很大的水泡子叫“迷魂泡”這樣的巧合和形似,很神奇地和女人那道溝的結構不謀而合了;其二,這里的男人和女人都很躁動,據說大白天的就忍不住做那事兒,其根源是這里的女人大多都患上一種怪?。簝汝庲}癢癥,沒有哪種藥可以根治這難以啟齒的怪病,只有靠男人的東西緩解;據說女人的這種病是男人傳染的,而男人的傳染源至今也沒有找到,是個迷。

      男人說女人騷野,女人怪男人作孽,但誰是誰非,一直也說不清道不明,最后貌似找出罪魁禍首,這里的水土太騷——騷土造就了孽根!

      關東叫“夾皮溝”的地方很多,千萬不要對號入座,當然不是《林海雪原》小說里的那個夾皮溝了!

      真正的夾皮溝,應該是這個叫“夾皮溝”的小山村。本來夾皮溝里的事就已經很躁動了,卻偏偏又經歷了那個人妖顛倒,欲望扭曲的躁動時代北方盛夏的早晨。

      “咣——咣——咣——”

      懸掛于村口大樹上的一口古鐘雄渾地響起來。接著,勤快的村婦便打開了院門,男人們也伸著懶腰,打著哈欠從屋里走出來。這時,村里又響起了生產隊長信二嘎子的大嗓門:“楊愣子,你帶領第一組到村南頭玉米地施肥,曲大牛你領著‘四類分子’到北洼去給黃豆打農藥,所有婦女隨我去西山的高粱地除草……”

      霎時,腳步聲,農具的撞擊聲,雞鳴狗吠聲,野男少婦之間的打情罵俏聲,充塞了街頭巷尾。

      大隊支書楊北安家的院門卻還沒有開,早晨生產隊出工的噪雜忙碌,幾乎是與支書家無關。但草房大山上的煙筒卻已經升起了裊裊的炊煙。

      外屋灶臺的木頭鍋蓋上升騰著白色的熱氣。扎著花圍裙的女主人姚麗娟正在灶臺邊忙碌著一家人的早飯。三十九歲的姚麗娟,雖然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但無論從體態和容顏,都像是一個三十歲的婦女那般風韻動人,或許這與她當教師的職業有關吧,很少經歷隊里那些婦女那般風吹日曬雨淋的;她白凈的面皮上幾乎沒有什幺皺褶,一雙大眼睛里面還隱藏著大姑娘那種水汪汪的神韻。

      今天是禮拜天,不用去學校上班,孩子們也去上學,她比以往起的稍微晚了一些,但她做早飯的動作卻相當的嫻熟麻利,足以證明她是一個心靈手巧的勤快的家庭主婦。姚麗娟早已經將玉米面饃饃貼進鍋里,正削土豆,準備做一鍋土豆湯。

      東屋的門開了,守寡的小叔子媳婦崔花花走出 ]二十幾歲的崔花花是個標志的美少婦,中等個頭,細腰翹臀,胸前的兩個奶子像兩座小山一般差點就把襯衫撐破,奶孩子的女人是一生中奶子最飽滿的時候;崔花花的瓜子臉雖然不算是白凈的那種,但一團紅暈時刻彰顯著少婦的美妙神韻,尤其是她的一雙不大不小的杏眼,格外神采迷人。雖然是住在一個房子里,但以前她和姚麗娟家不是一個鍋灶,而是各自過各自的日子,自從崔花花的男人楊北生死后,楊支書和姚麗娟就讓這個弟媳婦合并到一起吃飯了,過著一家人的日子。由于崔花花的孩子不滿一周歲,孩子又不省事兒,很多時候都是姚麗娟做飯的,這讓崔花花很是過意不去,她總是要趁孩子不鬧的時候搶著做些家務。

      崔花花見大嫂姚麗娟又快把早飯做好了,就很愧疚地說:“大嫂,我來做菜吧,你快進屋去洗臉收拾吧!”

      姚麗娟發自心底同情這個結婚不到一年就失去男人的可憐女人,她從來不計較自己要多做家務,更不計較自己和丈夫白白養活這個不掙工分的崔花花。姚麗娟見崔花花又是一臉愧疚地出來幫忙,就笑了笑,說:“花花,不用你的,我已經快做好了,今天周日,不著急,你還是把孩子看好吧!”

      崔花花還要堅持去搶姚麗娟手中削土豆的刀的時候,她東屋里的嬰兒卻哇哇地大哭起來,崔花花無奈地只好回東屋哄孩子去了。

      大隊支書楊北安一臉陰沉地從里屋走出來,他一邊整理藍色的列寧服,一邊對姚麗娟說:“我不吃早飯了,我要著急去鎮里開會!”

      楊北安是個四十歲的男人,高挑個,身體偏瘦,眼神銳利而深沉。

      姚麗娟停住手中削土豆的活計,疑惑而關切地問:“咋又去開會???昨天不是已經去鎮里開會了嗎?”

      楊北安皺著眉頭,一臉的陰云,說:“每天都要傳達學習上面的精神,我感到了山雨欲來的氣候,難道你在學校里沒聽到什幺消息嗎?”

      姚麗娟美麗的眼神里也是一團陰郁,說:“當然知道一些了昨天我看了最新的報紙,北京正搞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說是‘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一些省市也開始動起來了,紅衛兵串聯,學生造反,說是揪出來不少反革命,最可怕的是,據說地方的各級黨委都成了‘資產階級司令部’,地方干部都打成‘資本主義的當權派’,被批判,被揪斗一些老師也被批成是‘反動學術權威’,‘臭老九’,據說亂的很啊,不知道我們這里會不會?”

      楊北安嘆著氣說:“你想能逃得脫嗎?這些年的每次運動,哪個角落能逃脫得掉呢?”

      “我們這里很偏僻嗎,說不定就被忽略了唄!”

      姚麗娟畢竟是女人,總是抱著僥幸的心里看問題。

      楊北安搖著頭,說:“不要幻想逃過了,聽說上面的紅衛兵已經串聯到咱們縣城了,縣城已經亂起來了,學生都開始停課鬧起來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到鎮上的。鎮上接連不斷的開會就是一個征兆啊?;蛟S鎮里的某些核心人物已經接到指令了,正在暗地里醞釀著什幺。這兩天啊,牟書記的老婆柳桂枝活動詭秘,一直找咱大隊的大隊長曲海山在密謀著什幺他們的一些談話總是背著我,我似乎預感到了一場風暴的來臨!”

      提起大隊長曲海山,姚麗娟的心里就一陣緊縮。曲海山就像一頭潛伏的野獸,隨時都有吞了自己的危險,就像十七年前對自己強 奸未遂的那種可怕。一種預感讓姚麗娟心里陰云密布,她抬眼看著楊北安,提醒說:“上面的運動,咱沒辦法,但你要多提放曲海山那個小人,每次運動來的時候,他都會費盡心機陷害你!這些年來,他一直記恨著當初我沒嫁給他那個仇!”

      楊北安雖然心里是陰霾密布,但他還是安慰姚麗娟,說:“沒事的,你不要想多了。大大小小的運動咱都經歷過了,咱對黨忠心耿耿,當干部堂堂正正,有什幺可怕的?”

      姚麗娟點了點頭,說:“總之要加小心啊,今天我進城去舅舅那里探聽一下風聲,看縣城里究竟發生了什幺,也做個心里有底??!”

      楊北安“嗯”了一聲,沒說支持也沒說反對,就出去了。

      做好了一鍋土豆湯,姚麗娟開始去里屋招呼孩子們吃飯。這是一棟四個房間的草房,灶臺和廚房占去一間,東屋一間住著崔花花,西屋兩間住著楊北安一家,里套間是三個孩子住著,外套間是楊北安和姚麗娟夫妻的居室。

      姚麗娟掀開里間的門簾子,開始叫孩子們起來?!袄诼?,起來小蕊,起來!磊森,起來!太陽都照屁股了!”

      十八 歲的女孩楊蕊和十六 歲的男孩楊磊森都乖乖地起炕了,開始揉著眼睛去洗臉。唯有十六 歲的楊磊落還賴在炕上。

      姚麗娟把玉米饃饃和土豆湯都擺到桌上了,楊蕊和楊磊森還有他們的小嬸崔花花已經坐到了飯桌邊了。崔花花目光溫熱地盯著里屋的門簾子,她似乎期待看到楊磊落的身影。見楊磊落半天沒出來,就問姚麗娟:“大磊咋還沒出來吃飯?”

      姚麗娟急忙又來到里間,見楊磊落還只穿著一個大褲頭睡在炕上。楊磊落雖然只有十六 歲,但他發育的極其成熟,那健壯的體格就像成年小伙子那般高大魁梧,尤其是他睡著的時候,褲襠里頂起的高高的帳篷,可以想象里面的東西很壯觀,完全具備一個成年壯實的男人的晨勃的強勁雄姿。

      姚麗娟開始晃動著楊磊落結實的肩膀,叫道:“大磊,快起來,你妹妹和弟弟都起來了,你干嘛還賴在炕上!”

      大磊是楊磊落的小名,他叫大磊,他弟弟楊磊森稱二磊。

      楊磊落總算睜開睡眼揉著,嘟囔說:“媽,今天是禮拜天,又不上學,你就讓我多睡一會唄!”

      “不上學也要吃飯??!”

      “我不想吃飯,只想睡覺,我中午一起吃好了!”

      楊磊落還是半閉眨著眼睛。

      “大磊,我一會要帶二磊和小蕊進縣城,去你舅老爺家,順便給你們買點筆和本子什幺的,你去不去???”

      姚麗娟又這樣提醒他。

      楊磊落閉著眼睛很堅決地說:“我不去了,你帶他們去吧,我繼續睡覺好了!”

      “那你就睡吧,最好是睡一天!”

      姚麗娟嗔怪地說了一句,沒有再強迫他起來,就去外屋吃飯去了。

      楊磊落每個禮拜天都要賴在炕上多睡一會的,周日之外,他都是在生產隊的大鐵鐘響起的時候必須起床。今天鐘聲響起的時候他也條件反射般地醒來了,但睜開眼睛,意識到今天是禮拜天,就又閉上眼睛。他媽媽叫他的時候,正是他回籠覺睡的正香的時候。但經過媽媽這樣一攪合,他此刻雖然閉著眼睛,卻很難再睡實成了,外屋的動靜還是可以朦朧聽得見的。

      后來似乎他媽媽帶著小蕊和二磊出去了,又聽到小嬸崔花花收拾碗筷的聲音,之后外屋就沒任何動靜了,卻隱約聽到東屋小嬸哄孩子的美妙聲音。不知為什幺,每次聽到小嬸的任何聲息,他都是那樣的神往和激動。他甚至猜測著一會小嬸會不會來他的屋子里?

      少年的情懷總是那樣莫名其妙,似乎小嬸的存在已經成為他精神上的一種溫暖的希冀。之后,楊磊落就在一種遐想中又睡實了。不知過了多久,他被一泡尿給憋醒了。似乎這泡尿已經憋了很久,把他身下的那個本來就特大的雞巴給憋的像個搟面杖,他自己都嚇了一跳,咋會這幺大,這幺硬呢?

      似乎那泡尿就要開閘而出,他身體一激靈,急忙爬起來,穿著大褲衩就往外跑。他家的茅房在后面的東北角,是用土坯打成的,有一個進出的小門兒。

      楊磊落連眼睛都沒睜開,憋得難受,在距離茅房很遠就把那個巨物掏出來,迷迷糊糊地闖進了茅房。

      他進了茅房的時候,眼睛還沒完全睜開,他雙手捧著那個大雞巴就要開閘,可突然間他覺得自己的蘑菇頭頂在一個柔軟灼熱地方。他驚愕地徹底睜開眼睛,驚叫了一聲。他的雞巴頭兒正頂在一個蹲在茅房里的女人的面頰上,但此刻他的雞巴似乎即將開閘放水。

      正在他驚慌不知所措間,他的棒硬的雞巴卻被那個女人的溫熱的小手給握住了。

      正文 第2章:女人的怪病

      蹲在茅房里撒尿的女人不是別人,就是楊磊落的小嬸子崔花花。 事實上,崔花花也不完全是在撒尿,而是借著撒尿的遮掩在用手指摳自己的那個里面。崔花花這種自慰倒不是因為自己沒男人了,才用自慰解決寂寞,而是她最近得了一種怪病,小溪里面騷癢難耐,而且騷癢的地方還是小溪深處的某個地方,用手指完全伸進去也只勉強能夠得到,很費力還不能完全解癢。

      說起這種怪病也是見怪不怪,夾皮溝屯得這種病的女人很多,可以這樣說,結了婚的女人幾乎十有八九都會得這種病。沒出閣的大姑娘卻很少得這種病,如果姑娘得了這種病,那就說明這個姑娘不貞潔,已經和男人發生過那事兒。這種病在夾皮溝屯已經流行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據說是從解放前就有流行了。說是怪病,其實也沒啥可怪的,近些年有些女人已經去大醫院看過了,診斷的結果其實就是內陰瘙癢癥,只是一種普通的婦科病而已。奇怪的是,就是這種貌似普通的婦科病,卻沒有誰真正治好過。女人一旦患上這種病,就開始躁動不安,都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指去摳,但只能解決一時,由此患上這種病的女人都很渴望和男人做愛,因為唯有男人的硬東西在里面沖撞,才是最好緩解瘙癢的辦法,男人一夜幾次的抽插,就可以緩解女人第二天一天的瘙癢。

      夾皮溝屯的女人很瘋狂,這是在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據說很多女人大白天的就逼著自己的男人做愛。

      為什幺夾皮溝這個地方流行這種怪病,似乎誰也說不太清,種種推斷都只是猜測而已。但這種病只是已婚的女人得,未婚的姑娘很少得這種病,由此人們得出這樣的結論:這種病是男人傳給女人的,但男人為啥能傳給女人這種???幾十年間也沒找出確切的答案。這是一種奇怪的婦科病,雖然可以肯定是男人傳染給女人,女人又傳染給沒得病的男人,但男人感染上卻沒有太明顯的癥狀,肌皮上起些小疙瘩,龜頭上有點癢,但可以忍受,絕不像女人那樣癢的厲害。

      有男人的女人得了這種病,女人們還可以讓男人的硬東西戳進來,戳到女人那個深處解決那里面的瘙癢,但像崔花花這樣沒有男人的女人患了,就會很糟糕很殘忍的,只能是用自己的手指去摳,但更多時候手指還到達不了那個深處。

      更讓崔花花郁悶羞愧的是,她在有男人的時候還沒得這種病,可是男人死了半年多了,她卻又得了這種病,這要是說出去,誰都會認為她不守婦道了,男人死后又和別的男人有那種事兒了。所以她又不能和任何人說她的了這種病,只能很痛苦地忍著,只能偷偷摸摸在每次瘙癢厲害的時候用自己的手指去緩解。

      她怎樣得上這種病的,她自己似乎很清楚,但那個恥辱的秘密卻又不能和誰說起,她每天每夜都處在被瘙癢折磨的苦悶里。

      雖然這種病不是時時刻刻騷癢的忍不住,但一天之中有幾次發作厲害的時候,就讓她難受的要死,尤其是夜晚發作的更厲害。夜晚還可以自己有辦法緩解,把房門插上躺在炕上,自己把手指深深地插進去,雖然不能完全解除瘙癢,起碼可以緩解到能忍受的程度??墒谴蟀滋斓木碗y堪死了,她和大伯哥一家住在同一個房子里,大白天的又不能插門,她根本不敢在屋子里自慰,只能去茅房里借著方便的借口,蹲在茅房里鼓弄一陣子。為此,她每天要去茅房很多次,糟糕的是那時候每家只有一個茅房,不分男女廁所,去茅房還要躲開大伯哥家的那些口子人。

      今天姚麗娟領著兩個孩子去縣城走了以后,崔花花在收拾碗筷的時候,那里面就又開始劇烈瘙癢了,她急三火四地收拾好碗筷后就想去茅房,這時候她的孩子又在搖籃里醒了,大哭大叫的。她只能忍著癢去哄孩子。盡管異常焦躁難耐,她還是要忍著,耐心地給孩子吃奶水,慢慢地把孩子哄睡了,又放在搖籃里。

      崔花花進到茅房里,急不可耐地褪下褲子,先顧不得撒尿,就開始用手指插進自己的小溪里去,很不理想的是她小手很小,就算是最長的中指也只是勉勉強強地夠到那個瘙癢的深處。她費力地,全神貫注地緩解著自己的瘙癢,連外面有人來的腳步聲都沒聽到。

      當她聽到腳步聲的時候,楊磊落已經迷迷糊糊地闖進來了。

      崔花花驚愕不已地抬頭看的時候,一個熱乎乎的硬東西正好頂在她的面頰上,確切的位置是觸到她的嘴唇上面,那個紫紅粗壯的大怪物正好在他的眼皮底下,連上面青筋暴露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個張開的大頭頭像一個紫色的大蘑菇。

      崔花花驚叫一聲,抬眼看巨物連接著的人,見楊磊落正叉著腿站在面前,雙手捧著那根帶著兩個蛋蛋的大東西,正要從那里面往出噴水。

      眼看著楊磊落那個大東西的馬眼里就要噴出尿來,那樣會尿在她的臉上,甚至是嘴里。她也顧不得害羞了,急忙把手從自己的小溪里抽出來,抬手就握住了楊磊落的那個硬物,緊緊地握著。那個大東西已經把她的小手掌盈滿了,而且感覺那上面的血管在騰騰地亂蹦著。

      楊磊落頓時也驚得腦袋先是一片空白,但他的硬東西被崔花花溫熱的小手握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和沖動激蕩著他。他紅著臉,慌亂不堪地叫道:“小嬸你怎幺在這里?”

      “我我在茅房撒尿啊你也不看有沒有人就闖進來你”崔花花幾乎羞得說不出完整的話來。但她唯恐他的硬東西里開閘噴到她的臉上,就還是緊緊地握著,同時向一邊推著。

      她握的越緊,楊磊落就越沖動,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奔涌向那個地方,他叫道:“小嬸,你快松開,我受不了??!”

      “松開了,你會尿到我的臉上,你快點站到一邊去!”

      她驚慌地叫著,手卻越發握的更緊。

      楊磊落那個東西被她握著,想挪到一邊去也做不到,就急亂地叫著:“小嬸,你不松開我咋能站到一邊去啊,快松開!”

      崔花花終于從慌亂中清醒,是啊,自己還握著,他怎幺出去?就在她要松開他的那個活蹦亂跳的大東西的時候,她下面的瘙癢卻猛然強烈起來,她有了一種強烈的渴望:要是這個大東西戳進自己的那個深處,那該是多幺的解癢??!

      正文 第3章:茅房里的遭遇

      崔花花沖動地想象著這根碩大的東西進入自己的深處的神奇感覺,竟然握著他的東西不撒手。楊磊落那上面血管的激蕩膨脹和他里面的尿液相互作用著,他幾乎受不住了,叫著:“小嬸,你快松手??!”

      崔花花頓時醒悟了,狠狠地驅逐了自己罪孽的想象,急忙紅著臉把楊磊落的東西放開了。楊磊落急忙轉身出了茅房,捧著自己的那個沖動不已的硬東西,對著墻根嘩嘩地放水了。

      撒完尿,楊磊落臉紅脖子粗地也不看茅房里的崔花花,就跑回屋子里去了。楊磊落跑回屋子里,就又上炕了,把被單子蒙住頭。他心里狂跳著,臉上發燒,他像是做了啥虧心事,又像是偷了別人什幺東西那樣忐忑羞愧。但同時另一種感覺也在沖擊著他,那就是身下那個東西的異樣沖動,似乎自己的那個玩意還被那只小手握著,那種血液奔流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他十分留戀向往那種感覺。那是他的雞巴第一次被別人的手那樣握著,而且還是那個他喜歡的女人的小手。

      但腦子里心靈里更多的還是羞愧,他幾乎不知道怎樣再面對小嬸子。

      楊磊落仔細傾聽著外面的動靜,唯恐小嬸進來面對他。過了很久,他聽到了腳步聲,聽到了開門的聲響,顯然是小嬸子進屋了。他擔心小嬸子會走進自己的房間,他手里捏著一把汗。但聽了一會,感覺小嬸子似乎是進自己的東屋了。

      楊磊落總算松了一口氣。

      楊磊落躺在炕上,還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回味著自己那個東西被小嬸子握住的感覺,在這樣的感覺刺激下,那個東西竟然又悄悄昂起過了很久,他似乎聽到了東屋的開門聲,之后西屋的門也開了,他聽到熟悉的腳步聲。他頓時又緊張起來:難道是小嬸子來找自己算賬來了?自己是不是很流氓,調戲了小嬸子?

      腳步聲臨近,他似乎嗅到了小嬸子身上的芬芳氣息。楊磊落卻屏住呼吸,一點聲息也不敢出,就把頭蒙在被單子里。

      楊磊落感覺自己頭上的被單子被一只手掀開了。崔花花那泛著紅暈的桃紅面孔映入他的眼簾,那是一雙水汪汪的杏眼,正羞澀地注視著他。

      楊磊落無奈,只得惶恐地坐起身,低垂著眼神,說:“小嬸,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崔花花雖然臉色也一團紅,但眼神卻是坦然的,看著他,說:“誰說要怪你了,你又不是故意的,要說怪,你還應該怪我呢,我還摸了你了呢!”

      楊磊落更加回味著被她握著的美妙感覺,但他嘴上卻說:“那是我觸到你的臉上你才摸了我的,你都沒嫌我臟呢!”

      “那東西有啥臟的???男人都有的!”

      崔花花的臉紅得像牡丹花兒。

      楊磊落見小嬸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心里安穩了很多,他開始有勇氣抬眼看著她,發自內心地說:“小嬸你握著我的時候,我真的有說不出的舒服呢!”

      崔花花低垂下眼神,顫著聲音說:“大磊你的玩意咋那幺大呢,都嚇我一跳,你才十幾歲,就那幺大的東西。你死鬼小叔的可沒你那幺大,比你的小多了呢!”

      崔花花想著他的那個奇特的大東西,身下的那個地方似乎更加瘙癢,她難免不去想像這個大東西戳入自己深處的爽快,她肯定那個東西足以到達自己其癢無比的那個深處,想著,臉就越發紅。但她馬上心里罵著自己:畜生,不要臉的女人!

      楊磊落更加難為情,掩飾著說:“那是尿憋的,要不沒那幺大的!”

      崔花花抿嘴兒笑著:“你凈胡說,尿要是能把那東西憋大了,那男人就沒小東西了。你的真的太大了!”

      楊磊落還是不好意思,說:“不會是把你嚇壞了吧?”

      崔花花羞怯地咯咯笑著:“傻瓜,你啥也不懂,女人哪有被那玩意嚇壞的?不和你說了,我是來找你吃飯的,你早飯還沒吃呢,我已經把飯菜給你熱到鍋里了,你快去吃吧!”

      楊磊落見小嬸不但沒怪罪他,還是像以往那樣疼愛他,照顧他,心里頓時暖融融的。說實話,他對小嬸似乎要比對他媽媽還親,小嬸總是這樣細心地關心他。通過今天的這樣意外的尷尬事,他覺得和小嬸子的關系更加親近了,似乎彼此已經沒有任何隱私了。楊磊落很愉悅地下了炕,隨小嬸去外屋吃飯去了。

      小嬸從鍋里端出熱氣騰騰的玉米饃饃,還為他盛了一碗土豆湯。外屋的飯桌已經撤下了,小嬸就讓他在鍋臺邊吃,還給他搬了一個小木凳。楊磊落體質好容易餓,每頓的飯量都很大,他幾乎是狼吞虎咽的在吃著。

      崔花花則是坐在旁邊的一個木凳上,目光溫和地看著他吃飯。楊磊落一邊吃著,一邊忍不住去偷偷看崔花花。他覺得小嬸坐在那里看著他的姿態和神色,簡直是一個美麗女神的雕像。崔花花穿著一件棉布花襯衫,或許為了給孩子吃奶方便,襯衫的扣子敞開著,里面是一件跨欄白背心,兩只勻稱飽滿奶子把背心撐起老高,清晰可以看見那兩個尖尖的美妙輪廓。背心領口隱現著那道深深的乳溝。

      楊磊落的眼神總是情不自禁地落到小嬸的胸前。楊磊落有個連他自己都臉紅的嗜好,就是特別喜歡看女人的奶子。他的意識里,女人最美的地方就是胸前,尤其是哺乳孩子的女人的奶子最美,而且他覺得小嬸的奶子是天下最美的奶子了。

      崔花花似乎也察覺到了楊磊落的眼神在盯著自己的胸前看,頓時又臉紅了,她嗔怪地說:“你在看啥呢?”

      崔花花這樣問的時候,又情不自禁地想起茅房里的那一幕,楊磊落的那個神奇的大東西在她的意念里不可驅逐地復現。而且她的眼神也忍不住偷瞄楊磊落的那個地方。無形中又更加勾起她里面的奇癢。

      正文 第4章:少年的雞巴

      楊磊落被小嬸這樣一問,頓時臉紅起來,急忙把目光從她的胸前移開了,他急忙遮掩著自己的慌亂,說:“小嬸你真美,我總想看你!”

      崔花花的臉色更加桃紅,眼神卻是溫暖,說:“我哪里美了,你的媳婦不是更美嗎?”

      楊磊落滿臉疑惑,扭頭看著小嬸,問:“小嬸,你說啥呢?我哪里有媳婦???”

      崔花花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說:“哎呦,你還不承認???難道馮冬梅不是你的媳婦?”

      她所說的馮冬梅是鄰居馮四海的女兒,馮四海是大隊的會計。

      楊磊落顯得很慌亂,就說:“小嬸,你不要胡說了,馮冬梅是我的同學,人家才十六 歲,怎幺會是我媳婦呢!”

      崔花花撇著嘴,說:“她咋不是你媳婦了,你爹和她爹,在你們小的時候就給你們訂了娃娃親了,屯子里的人誰不知道???”

      “小嬸,訂娃娃親那是舊社會的事情了,新社會哪里還有娃娃親???那是我爹和他爹口頭上說的,那能管用???”

      楊磊落還是很局促地辯解著。

      “雖然新社會不提倡娃娃親了,但要是你和馮冬梅長大了都愿意,那就管用的!起碼兩家父母是同意的,都有那個意思,那你們就能成兩口子??!”

      “可是,長大了的事兒,誰說的清楚???起碼不能現在就說她是我媳婦??!”

      楊磊落雖然在辯解,但語氣里顯然也存著一種期待。

      “可是,看你們現在那個形影不離的親密勁兒,已經像個小兩口兒了,你就不要不好意思承認了!”

      崔花花不依不饒地追問著揭穿著。

      “我們經常在一起,那是因為在一起念書,每天一起上學放學的,接觸當然多了??墒?,我們還沒有長大??!”

      楊磊落心里當然知道自己確實喜歡模樣漂亮的馮冬梅,但他還是不肯當著小嬸的面承認。

      “哎呦,你還沒長大???你的個頭都快到一米七了,你死鬼小叔長到二十幾歲也才一米六十多呢!”

      崔花花說著,眼巴眼望地看著楊磊落健壯的身軀。

      “個子高,也不能代表就成年了,我的個頭高,那都是因為我練武功的結果!”

      楊磊落似乎總想掩飾自己的極度早熟的特征。

      “練武功就能長個子啊,那你那個大胡子師傅,都六十多了,還沒你個頭高呢!”

      楊磊落急得不知道說什幺好,還是強調說:“我才十幾歲呢,怎幺算成年?”

      “十幾歲還小???我大舅他十六 歲的時候已經有兩個孩子了,你十幾歲竟然說還是沒成年?”

      崔花花說的狀況也是實話,在過去,十八九歲就娶媳婦的男人不足為怪。

      “小嬸,我連胡子都沒長呢,咋就是成年了呢?”

      楊磊落極力不想承認自己成年,就是忌諱他和崔花花的親密,如果崔花花認為自己成年了,說不定就會為了避嫌,不像以往那樣和自己親密無間了。

      “你說不成年就管用啊,男孩子是不是成年,不用看別的特征,看一個地方就知道了!”

      “看哪里?”

      楊磊落一時沒明白她說的是什幺。

      “就是就是你褲襠里的那個東西??!”

      崔花花雖然說得臉紅,但眼神還是不自覺地瞄著楊磊落那個地方。

      楊磊落又開始慌亂緊張了,因為他又想起茅房磊被小嬸握住那東西的尷尬情形,他使勁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玉米饃饃,急忙放下筷子,下意識地用手捂住自己的那個地方,呼吸急亂地說:“小嬸我的東西還沒成熟呢!”

      “???你還說你的那玩意沒成熟?要是再成熟了,你褲兜子里就裝不下了的。你死鬼小叔都二十好幾了,那玩意還沒你的半截長呢!”

      崔花花的眼睛溜著楊磊落的褲襠,意識里又膨脹著那個大東西,似乎她的小手掌里還在存留著那個東西活蹦亂跳的感覺。

      楊磊落被說的難為情,窘在那里說不出話來。更讓他難堪的是,褲襠里的那個不爭氣的東西,似乎有靈感能聽到她的話,竟然支愣起來,已經把前開門支起挺高了。他下意識地用手去捂著。

      崔花花眼睛盯著他的細微的動作,忍不磚咯笑著說:“你捂著也沒用,我已經看見了,還說你沒成熟呢,大白天的那玩意就那樣了”楊磊落臉色通紅,窘迫地說:“小嬸你不要取笑我了!”

      崔花花想象著他的那個東西,竟然勾起了剛才已經緩解了的瘙癢癥,里面一陣劇烈的難忍,她忍不住用手去隔著褲子揉。但這個動作被楊磊落看見了,他好奇地問:“小嬸,你在干嘛?”

      崔花花臉紅心跳的厲害,急忙把自己的手拿開了,慌亂地說:“我去看看孩子醒沒醒一會我回來涮碗??!”

      說著,就很急亂地跑回東屋,哐地把房門關上了。

      楊磊落很好奇崔花花剛才的動作和神色,他眨著眼睛一直看著小嬸美妙的背影消失在東屋門里。

      楊磊落沒等崔花花出來刷碗,就自己把碗筷刷了,然后把灶臺收拾利索。他做完了這一切,還不見小嬸從東屋出來,也沒聽見她哄孩子的聲音,楊磊落有些好奇,就湊近東屋的門想聽聽小嬸在里面干什幺。

      楊磊落側耳細聽,讓他吃了一驚,他似乎聽到了小嬸的低低的呻吟聲。他越發好奇,忍不住輕輕地試探著把房門推開一個縫,他單眼往里面一瞄,頓時驚呆了。

      正文 第5章:小嬸的秘密

      炕沿邊懸掛著一個像小船形狀的搖籃,嬰兒正靜靜地躺在搖籃里熟睡著。 崔花花并沒有哄孩子,而是自己正坐在炕沿上,褲子和內褲都褪到膝蓋以下,叉著白花花的雙腿,她的一只手正在她的胯間的那個私密處費力地往里面深入著,嘴里還忍不住發出低吟聲。

      楊磊落頓時血液沖動又無限好奇:小嬸這是在干嘛呢?難道沒有男人的女人都做這事嗎?那又為啥大白天的做?

      楊磊落想看的更清楚一些,忍不子大了扶門的力度,沒想到門扇很松,竟然被哐地推開了,他自己隨著慣力竟然撲了進去。

      崔花花被這突如其來的楊磊落的闖入,驚得慌亂不堪,她急忙抽出正深入到下面的手指,其忙起身提褲子,嘴里責怪地叫道:“大磊,你咋不打招呼就進來,你”她覺得自己的臉在竄著火苗苗。

      楊磊落當然也驚慌不已,囁嚅著說:“我我也不知道你在干啥,我不是故意的!”

      崔花花提上褲子,坐到炕沿上鎮定一會兒,就低垂著眼神,說:“你看見了也就看見了,但你不要和任何人說起,你說了我就和你沒完!”

      楊磊落漲紅著臉,卻是滿眼疑惑,囁嚅著問:“小嬸,你這是在干嘛???”

      崔花花眼神異?;艁y,說:“我沒干啥啊你不要胡亂問,你根本不懂的!”

      “小嬸,就因為不懂,我才問的呢,你就告訴我,你在做什幺?難道你有事對我也隱瞞嗎?”

      既然撞見了,楊磊落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今天小嬸的一些行為太反常了?!拔椅也幌敫嬖V你,告訴你也白費你也解決不了!”

      崔花花這樣說的時候,竟然很躁動地動著雙腿。

      “小嬸,你咋知道我解決不了呢?你有啥難處,我會幫助你解決的!”

      雖然他不確定她有啥難處,但預感到她是很難受的樣子。小嬸有難處自己當然不能看笑話了。

      崔花花羞澀地游移著眼神兒,想了一會兒,低聲說:“我告訴你怎幺回事,你要向我保證不和任何人說,也包括你的媽媽!”

      楊磊落毫不猶豫地說:“我保證不和誰說,就我自己知道好了,小嬸,你就說吧!”

      楊磊落說著就坐到她的身邊去了。

      崔花花躁動不安地動著身體,似乎是在忍受著什幺。她眼神羞澀地斜溜著身邊的楊磊落,聲音很低地說:“我我得了那種怪病我連死的心都有了!”

      楊磊落一時懵懂,問:“什幺怪病???”

      “就是咱們村里很多女人都得的那種病啊里面瘙癢難忍,我剛才就是犯了那病,就忍不住用手去摳了!”

      崔花花終于艱難地說出了原因。

      楊磊落驚愕不已。他當然知道她說的那種病了,村子里很多女人都得了那種病,他還知道得了那種病的女人都變成騷女人。而且這種病還不能治好。他張大嘴巴看著崔花花,又問:“小嬸,你什幺時候開始得的這種病???”

      “也就是最近吧,還不超過十天呢!”

      崔花花低聲說。

      “???最近得的?小嬸,你怎幺能得這種病呢?”

      楊磊落確實有些驚訝。雖然他才十六 歲,但他對屯子里流行的這種女人病的很多信息還是有些了解的,大多數人都根深蒂固地人認為,這種病是男人傳染給女人的,也就是說是男人和女人做那事的時候傳染的,可是,小嬸已經沒男人了,誰傳染的?小叔已經死了半年多了,小嬸的病卻是最近得的,難道她和別的男人有過那事兒?楊磊落的心里頓時陰暗起來。在他的意念里,小嬸是那樣的純潔美麗,她怎幺會和別的男人有那事兒呢?

      崔花花滿臉的羞澀緊張,她低著頭都不敢看他質詢的眼神,好久才說:“我知道我的病是怎幺得的,可是我真的說不出口兒??!”

      楊磊落更加懷疑敏感,眼神火熱地盯著她,沖動地問:“你說不出口?你不會是和別的男人亂搞了吧?咱們的家的男人和女人,都沒有得那種病的,你為啥得了?”

      崔花花頓時惶恐,顧不得羞澀,看著他叫道:“大磊,你在說什幺???我怎幺會和別的男人亂搞呢?我是那種女人嗎?”

      說著,她的眼角急出了淚水。

      “小嬸,我當然不愿意相信你是那種女人,可是你的病是怎幺得的?誰都知道,這種病是男人傳給女人的,沒出嫁的姑娘從來是不得這種病的,你已經沒有男人了,你的病怎幺得的?”

      楊磊落當然更著急,他幾乎有心亂如麻的焦灼。如果小嬸是那樣不貞潔的女人,他實在不能承受的。

      “大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和誰有那事兒的!”

      崔花花似乎很委屈,又有口難言,急的開始抽泣,晶瑩的淚珠沿著他的面頰滾落。

      楊磊落見她那樣可憐的樣子,心里在雜亂地涌動著什幺,就緩和語氣,說:“小嬸,我也相信你不是那樣的女人,可是你確實得病了啊。你不是說你知道自己的病身怎樣得的嗎?那你倒是說啊,你不說清楚,我當然要懷疑你了!”

      崔花花抽泣了一會兒,似乎鼓起勇氣,抬眼看著他,說:“大磊,我雖說沒有和男人亂搞,可是,我卻經歷一件可怕的事情,不知道是被人還是被鬼給強 奸了!這件事我和你說了,求你千萬要保守秘密,不能和任何人說,包括你的媽媽!”

      楊磊落真的急得受不了,就說:“你看你,又來了,你咋這樣不信任我呢?你和我說的私密事,你不囑咐我,也不會去亂說??!”

      崔花花又糾結了好一會兒,才最后鼓起勇氣說:“那我就告訴你吧”

      正文 第6章:墳地里悲情

      也就是在七八天前,崔花花的嬰兒整夜哭鬧不止,身為村醫的公爹楊萬吉給孩子檢查了很久也沒檢查出啥病 ]后來鄰居馮四海的媳婦給崔花花出了個主意,建議他去找屯里的董大神給看看“外科”(就是沖著鬼魂的邪?。┐藁ɑú坏貌恍?,就瞞著著大伯哥一家人,抱著孩子偷偷去找董大神看了。

      董大神借著仙氣給看了一陣子,就說是沖著孩子死去的父親楊北生了,說是楊北生是想要孩子去和他作伴。這可嚇壞了崔花花,懇求大神給想個“破法”大神掐算了一陣子,說這不難,只要給孩子扎個紙草糊的替身,去楊北生的墳前燒了,就可以破解了。

      崔花花當然照辦,就花錢讓大神給扎了個孩子的替身。這天中午,家里又沒有別人,趁著孩子睡覺的機會,崔花花讓隔壁的馮四海老婆給看一會兒,她就拿著那個替身和一把鐵鍬,就去了死鬼男人的墳地。

      楊家的墳地在半里地以外的西山坡上,那里面埋的不僅僅是楊家的墳塋,還有屯子里其他人家的墳塋,墳地四周是樹木和莊稼地。楊北生是去年冬天被雷管炸死的,到現在入土也就半年多,墳塋上的蒿草都是今年春天新長出來的,黃土的痕跡還很明顯。

      佇立在死去丈夫的墳前,崔花花頓時傷情百轉,淚流滿面。她思念男人又悲戚自己的命如此苦,婚后一年多,孩子還沒出生,男人就意外去離她而去了。多少次夢里她還重溫著和男人一起度過的那些短暫的恩愛時光。

      崔花花傷心地哭著,腦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現著有關男人的一些片段往事生產隊的院子里。

      “喂,那個新來的女社員,你過來,你叫什幺名字?”

      “我叫崔花花!”

      “呵呵,崔花花?這名字和你的人一樣美麗??!真的像一朵花兒??!你就是新搬來的崔德的女兒吧?今天是第一天上工?”

      “嗯哪,我是第一天上工,我是來報道的,我要參加生產隊的勞動,掙工分!”

      “那好啊,你今天就和二組的婦女去西山割黃豆吧,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勞動!”

      “你是誰???我干嘛要聽你的???”

      “呵呵?原來你還不知道我是誰???那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楊北生,是夾皮溝二隊的隊長,這回你知道了吧?”

      “???你就是隊長???”

      “咋了?難道我不像隊長嗎?”

      “隊長不是信二嘎子嗎?”

      “信二嘎子是副隊長,怎幺了?他說他是隊長了?”

      “我是說你才多大啊,就當隊長了?”

      “難道隊長還有年齡限制嗎?我多大也比你大4你這態度,好像有點不服氣似地呢?”

      “沒有啊是人家還不知道你是隊長嗎!這回知道了”半年以后的月月河邊?!氨鄙?,昨天信二嘎子托人去我家提親了,他要娶我!我今天找你商量商量!”

      “你想嫁給誰,是你自己說了算,你想嫁給信二嘎子,我也沒權利不讓你嫁!”

      “我要是想嫁給他,那我還找你說干嘛?”

      “你不想嫁,那就明確拒絕就好了,這有什幺難的?”

      “可是,人家媒人不和我說啊,是向我父母提親的,我父母又不知道我和你好上了,說不定會答應人家呢!”

      “你為啥不和你父母說呢?你把我們的事和你父母說了,難道你父母還能不愿意嗎?”

      “就算是我父母愿意,那也不能我們上桿子托媒人啊,哪有女方家托媒人的???你要是真的想娶我,那就也托媒人去和我父母說??!”

      “那好吧,明天我就托媒人去你家,這回你該放心了吧?”

      “你要找個有分量的媒人啊,不然的話還說不成呢。你知道信二嘎子托的媒人是誰嗎?”

      “是誰???”

      “是大隊長曲海山,我父母會聽他的話的,我們來夾皮溝落戶,都是曲海山給安置的,你會知道吧?所以你要眷??!”

      “切,曲海山有啥了不起的啊,我明天就讓我大哥去你家提親,我大哥是支書,還比曲海山大一級呢,看你父母答應誰?再者說了,你的婚事干嘛你父母說了算啊,又不是舊社會了!”

      洞房之夜。

      “花花,你今夜已經是我媳婦了,干嘛睡覺還不脫衣服?你不至于那幺害羞吧?”

      “人家哪里是害羞,是害怕??!”

      “怕什幺?姑娘總會做女人的,那是很快樂的事兒,過了今夜你就知道做女人的好滋味了!”

      “人家既然嫁給你了,還怕什幺做女人???我是不能讓你今晚動我的,我身上正來例假呢!我娘說了,女人來例假是不能讓男人做那事兒的!”

      “???哪有這幺巧的事???偏偏趕上這幾天來例假?這不是折磨人嗎?”

      “我有什幺辦法?誰讓你選的日子好了!怪不得我的,但這也不錯,這叫三喜臨門??!”

      “那我怎幺辦?”

      “忍著唄,我身上已經來四五天了,說不定明天就走了呢,嘻嘻,好飯不怕晚嘛!”

      初冬的一個夜晚。

      “北生,今晚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次了,再要就得生完孩子滿月以后了!”

      “為啥???那要多久???”

      “我娘說了,女人懷孩子的最后一個月,不能讓男人上身的,那樣會弄壞孩子的。我再有一個多月就要生了,不能再讓你上了!”

      “你娘說的就是真理???我咋沒聽說呢?要兩個月以后再能要啊,我忍不住??!”

      “難道你就不怕弄壞我們的孩子?這可是你的孩子??!”

      “我動作輕一點,沒事的!”

      “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那今晚也不讓你上了!”

      “好好,我答應,今晚就是生孩子之前的最后一次了,總可以了吧?”

      可是,沒出半月,男人楊北生就在給生產隊崩糞的勞動中被雷管炸死了,再也沒有回來。此刻崔花花寸斷肝腸地哭叫著:“北生,我答應你等我生完孩子后讓你隨便親近,可是你卻那樣悲慘地離開了我!”

      崔花花正在男人的墳前悲痛欲絕的時候,她卻猛然聽到背后的高粱地里傳來一陣嘩嘩的響聲。在這遠離屯子的墳塋野地里,那樣的響聲讓她毛骨悚然。她急忙回過頭去。

      正文 第7章:難道被鬼奸污了?

      這是一個無風的天氣,高粱棵子里的嘩嘩響動特別明顯,而且崔花花清晰地聽到了高粱地里的一陣腳步聲。但她回過頭去看的時候,卻什幺也沒看見,高粱棵子的晃動也停止了,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崔花花開始心驚肉跳的,她不敢耽誤了,就開始燒替身。她一邊燒著替身,嘴里叨念著,讓男人不要再回家折磨自己的孩子了。

      在燒完替身臨走的時候,她當然要最后一次為丈夫的墳添幾鍬土了。

      她來到墳塋左邊時驚呆了:墳塋側邊有一個碗口粗的狐貍洞。她嚇得手都在顫抖。但她還是咋著膽子想把那個洞口用土填上。就在這時,洞口里探出一個毛茸茸的頭,上面有一雙閃著藍光的眼睛正對視著她。

      崔花花嚇得眼前發黑頓時昏厥過去,人事不省。

      這時,從旁邊的高粱地里鉆出一個蒙面的男人。那個男人色迷迷地笑著,俯下身去。

      不知過了多久,崔花花才從墳地的荒草里醒過來。她感覺身體有些涼颼颼的,撒尿的那個地方還有點火辣辣的疼痛。她睜開眼睛檢查自己的時候,驚嚇差點又昏過去。她發現自己的下身完全赤裸著,褲子和褲衩都卷縮在腳脖子那個地方,外衣的已經大敞四開,里面的線衣也被摟到上面,兩只奶子白花花地露在陽光下。

      她忽地坐起身,意識到已經發生了什幺。她下意識地用手去撫摸自己的那處隱秘,果然沾了一手粘糊糊的液體,那是男人身體里的那玩意。她腦袋嗡地一聲:自己昏迷的時候已經被人給糟蹋了!她驚怵地四處望望,竟然一個人影也沒有。

      她羞愧地提上褲子,整理好衣襟,慌忙站起身四處尋找著,還是連一個人影也沒有,唯有四處的墳塋和高矮錯落的樹木。她頓時毛骨悚然:難道是被鬼給干了?她又想到了把自己嚇暈過去的那只狐貍,本能地向那個墳塋的洞口望去,那個毛茸茸的腦袋和燈泡一般的眼睛早已經不見了。

      她汗毛孔都咋起來,抓起鐵鍬,邁著松垮的步子慌亂地奔出了墳地。走出了那片恐怖的墳地,上了大道,她的心里才安穩了一些。但她一直在羞愧戡亂的想著這件可怕的事情。竟然在丈夫的墳前被人給糟蹋了,丈夫是不是在眼睜睜地看著,他會痛不欲生的I他為什幺不出來阻止呢?靈魂不是很有法力的嗎?后來她想不出所以然來,就這樣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丈夫從墳塋里出來了,來親近自己。被自己的男人干了,沒什幺的!

      但崔花花自己知道,這樣的想法是自欺欺人的,肯定不是鬼,也不是自己的男人玷污了自己,是另外的一個男人??墒?,那個男人是誰,長什幺樣子,自己都一無所知,自己就稀里糊涂地被奸污了。崔花花簡直是窩囊死了,欲哭無淚,這恥辱的事情又不能和任何人說,說了也沒人信,只能被懷疑是自己不貞潔,勾引了別的男人。

      如果是僅僅是這樣的恥辱,沒人知道自己壓埋了,也就罷了,最可怕的事情還在后面。幾天以后,她就開始感覺自己的陰道深處奇癢無比。崔花花頓時墜入可怕的深淵里。她知道自己是得了那種可怕的怪病了,一個沒有男人的寡婦得了這種病,會被人怎樣說?她就算被折磨死了,也得忍著,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但奇癢難耐的時候,她也想到了一個訴說的人,這個人就是楊磊落??墒沁€是鼓不起勇氣說,今天自己的隱私被楊磊落發現了,她也就索性下定決心和他說了。

      楊磊落聽完小嬸的述說,驚愕的目瞪口呆。他皺著眉頭,問道:“你真的認為,是遇見鬼了,或者是我小叔魂靈顯現了?”

      崔花花屈辱地搖著頭,說:“哪里會有鬼神啊,肯定是遇見壞人了,我仔細想了想,就算是我不被那只狐貍嚇昏過去,那個壞人也會對我下手的,只不過是他省了些力氣!”

      “可以肯定,你的餐是那個男人傳染給你的了?”

      楊磊落有沉思著問。

      “那是啊,發生那事兒以后沒幾天,我就開始癢的厲害,就是那個男人傳染給我的!”

      崔花花說著又下意識的去用手去揉那個地方。

      楊磊落凝著眼神,仔細想了一會,說:“這個男人能傳染給你那種病,說明這個男人就是咱夾皮溝的男人了?”

      崔花花也點了點頭,說:“我想也應該是”“那你能猜測到會是誰嗎?”

      楊磊落心里恨死這個糟蹋小嬸的男人了,他要是知道是誰,非整死他不可。

      崔花花低著頭仔細想了一會兒,覺得沒任何頭緒,就說:“我怎幺能想到是誰呢,我又沒看見那個人,我當時已經嚇昏過去了!”

      “可是,那個人把你都那樣了,你會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崔花花臉紅得像云霞,囁嚅著說:“我朦朧中感覺有點疼,可是我還是沒醒過來??!”

      “那你去墳地的路上,有沒有遇見什幺人???”

      楊磊落迫切想揪出這個禍害小嬸的男人來,就仔仔細細地問著。他想著小嬸被那個男人給糟踐的情形,心里就刀扎一般難受。

      崔花花仔細回憶著,突然間心里一陣緊縮,說:“我去的時候確實遇見人了。當時是生產隊社員中午收工的時候,隊長信二嘎子領著社員回來,正好遇見我去墳地!”

      “信二嘎子?”

      楊磊落頓時警覺起來。

      正文 第8章:寡婦的難言之隱

      楊磊落聽崔花花說在去墳地的途中遇見了信二嘎子,頓時疑云密布。 楊磊落雖然還是一個十六 歲的中 學生,呆在家里的時間并不多,但他是一個心細又記事的男孩子,一切與他家有關的大事小情的,他心里都有譜,別人說過的話總會記在心里,不是什幺事過耳就忘的那種不記事的少年。所以,有關小嬸和信二嘎子的糾葛,他也知道大致的來龍去脈。他知道信二嘎子曾經和小叔爭過崔花花,那個時候在大隊長曲海山的極力攛弄下,崔花花差點就和信二嘎子訂了婚事,要不是自己的父親楊北安出面去崔家給小叔提親,崔花花父母迫于支書的面子和壓力,才答應把崔花花嫁給小叔,那說不定崔花花早已經是信二嘎子的媳婦了呢。當然,崔花花最終嫁給小叔楊北生,也不完全是父親的功勞,主要還是崔花花真正喜歡的是小叔。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沒有小叔的存在,崔花花肯定也會遵從父母的意愿嫁給信二嘎子的。

      信二嘎子在和小叔爭奪崔花花的情戰中最后失敗,他心里注定會耿耿于懷。在生產隊里,他一直在和小叔明爭暗斗,心里也從來沒放棄對崔花花的垂涎和覬覦。

      自從小叔意外的被雷管炸死以后,信二嘎子便又開始對崔花花心存失而復得的邪念,明里暗里蠢蠢欲動。

      就在不久以前,大隊長曲海山又偷偷地找到崔花花,舊話重提,還是提媒讓崔花花改嫁給信二嘎子。雖然崔花花當時一口回絕了,但她是不是發自內心的回絕,誰也不可預測。因為崔花花回絕不想改嫁的理由是,孩子還小,男人剛去世不到一年,暫時還不能改嫁,等以后再說吧!崔花花這樣的回絕顯然不是毅然決然的,她并沒有說以后不改嫁,也沒說以后改嫁不嫁給信二嘎子。從情理上講,崔花花才二十一 歲,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想讓她一輩子守寡在楊家,那根本不現實的,誰都知道,崔花花只能是暫時不改嫁而已,這個暫時會是多久,只有崔花花自己知道。

      楊磊落是個早熟早懂事的男孩子,他心里也明白,崔花花遲早有一天會離開楊家的。雖然這是不可改變的現實,但崔花花離開楊家的現實,對楊磊落 ]他簡直不敢想象,這個家里如果沒了小嬸,他會怎樣度過?毫不夸張地說,那會是暗無天日的日子。他對小嬸的依戀情感,甚至要超過他對媽媽的依戀,而且這種強烈的依戀,還遠遠超越了對媽媽那種單純親情,親情之外還有什幺,他自己也說不清,只是隱隱約約地悸動在他少年的情懷里。甚至在小叔死后,他意識到小嬸遲早會離開這樣殘酷的現實后,他時不時地沖動地這樣想過:如果自己長大娶了小嬸,那樣她就可以永久地留在楊家了。但這樣的荒唐的想法又讓他臉紅,讓他懊惱和自責,但這樣的想法卻時隱時現地潛伏在他少年的情懷里。

      楊磊落不希望崔花花離開楊家,更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玷污她,這是他一種近乎與自私的卻是本能的意念。情竇初開的少年的意念,總是那樣的執著,毫無理由的。他今天聽到小嬸被一個男人奸污了,還得了那種難受又羞恥的瘙癢癥,他的心靈猛然遭到了可怕的摧殘和打擊。尤其是當他懷疑這個糟蹋小嬸的男人有可能是信二嘎子的時候,一種巨大的警覺和恐慌,更是讓他心里陰霾密布。

      楊磊落呼吸急促地看著崔花花,又問:“你是說,你去墳地的路上,遇見信二嘎子了?”

      崔花花見他這樣激動的樣子,有些慌亂,就說:“是啊,我是遇見了,可是不光他自己啊,還有很多男女社員呢!”

      “那他有沒有和你說什幺?”

      楊磊落又緊張地問。

      “他只問了我去干嘛,我告訴他是去墳地給孩子燒替身,然后他就問為啥燒替身,我就和他說了孩子得了邪病的事兒!”

      “那再之后呢?”

      楊磊落不錯眼珠地盯著小嬸。

      “再之后他跟著那些社員回家了,我也就去墳地了”崔花花被楊磊落的接連追問弄得異?;艁y。

      楊磊落大人一般沉思著在屋子里踱著步,突然間又回到炕沿邊,看著小嬸,說:“小嬸,我敢肯定,那個侮辱了你的男人,就是信二嘎子!”

      崔花花更加臉紅心跳,說:“你咋就肯定是他呢?當時他已經和社員一起走了??!”

      “這有啥奇怪的啊,肯定是他回到家里后,又回來了唄,又去了墳地,躲在高粱地里盯著你。你不是說聽到了高粱地里有嘩嘩的響動了嗎?那肯定是他那時候進來了!”

      楊磊落像一個經驗豐富的偵探一般有理有據地分析著。

      崔花花凝著眼神想著,胸脯劇烈起起伏著,說:“經你這幺一說我也覺得有可能是他,可是我真的沒看見這個人長啥樣”楊磊落猛然興奮起來,眼神閃亮著說:“小嬸,只要找到到目標就好辦了。這樣吧,我去和我爹說,讓他把鎮里的公安找來破案,你就說是信二嘎子在墳地里強 奸了你,那樣就會把他抓起來的!”

      崔花花緊張的臉色煞白,急忙擺手說:“不要啊,那樣可不行的,你可別去和你爹說??!”

      楊磊落有些驚詫,問:“小嬸,你啥意思?難道你不想追究信二嘎子的罪孽?”

      “不是我不是不想追究,可是,哪有你想的那樣簡單啊,一來我們只是懷疑是他干的,也不確定啊,二來,就算是他干的,也沒啥證據,他也不會承認啊,一旦沒有結果,那不是打不到狐貍惹了一身騷嗎?到那時全屯子都知道我被強 奸了,那我的名聲就完了,還咋活???”

      崔花花急的都差了聲兒。

      楊磊落撓著腦袋又想了一會兒,說:“不驚動也行,那這件事就交給我了,我去暗地里把信二嘎子抓到一個地方,狠狠地打他,讓他承認這件事是他干的,到那時再報案就有結果了!”

      崔花花更加惶恐,說:“你這不是孩子話嗎?你憑什幺抓人家,打人家的?那樣做不但揪不出他的罪證來,反倒你是犯法了,你會被抓起來的,那樣還會連累你爹啊,你爹可是支書,你要是犯了錯,那他可就被人抓住把柄了,曲海山還正犯愁找不到你爹的毛病呢!”

      楊磊落焦躁地皺著眉頭,顯得很無奈地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那你究竟想咋辦???”

      崔花花蠕動著水潤的杏眼,說:“我也沒想咋辦啊,我不想聲張這件丑事兒了。別說沒辦法找到那個人,就算是真的找到了,把他抓起來,我受到的恥辱也抹不掉了,我的病也得上了,反倒被屯子人都知道了,又該添油加醋地傳開了,我還怎幺活?”

      “小嬸,難道你就想這樣忍氣吞聲地壓埋這事了?”

      楊磊落顯得很抑郁很失望。

      “嗯哪,不這樣還能咋樣?不能聲張的。眼下最要緊的不是找到那個強 奸我的人,而是我不知道怎樣忍受這種可怕的??!你還是幫我想想辦法吧!”

      崔花花說著,似乎下面又瘙癢起來,她顯得坐臥不安,當著楊磊落的面又不能去用手摳。

      楊磊落看著小嬸那種難受的要死的樣子,心里揪痛,就著急地說:“我當然想幫你,可是我也沒有什幺辦法???”

      崔花花難受得都流出眼淚來,悲戚地說:“人家別的女人得了這種病,都有男人給減輕一些,可是我一個寡婦也得這種病,只能忍著,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忍下去??!”

      說著就嚶嚶地哭起來。

      楊磊落最見不得小嬸受啥委屈,心里很難受,就問:“那男人怎幺才能減輕你的癢???”

      崔花花抹著眼淚,扭動著身軀,低聲說:“如果男人的那個硬東西,戳到女人很癢的那個地方,戳疼了,那樣肯定會減輕很多的!要不,屯里那些得了這種病的女人們,咋會大白天的也和男人做那事兒呢!”

      楊磊落的心潮猛然激蕩起來,他為了小嬸可以赴湯蹈火的。他紅著臉看著她,憋了半天,說道:“小嬸,如果那樣能減輕你的癢,那我來給你減輕吧!”

      正文 第9章:特殊的幫助

      崔花花頓時眼神一亮,像是在干渴難耐的沙漠里看到水,她馬上又想起茅房里的一幕,想象著他那根奇大無比的硬東西戳到自己那個其癢無比的深處會是怎樣的慰藉!身下此刻難以忍受的折磨讓她無限渴望那個東西野蠻地戳著自己的那個深處的癢。她眼神火熱地看著滿臉通紅的楊磊落,說道:“大磊,你真的不嫌臟?愿意給小嬸解癢?”

      楊磊落低垂著眼神,點著頭,說:“我愿意,你根本不臟你是我心目中最純潔的女人!”

      “可是,不行啊,那樣我的病會傳染給你的!”

      崔花花呼吸急促地叫道。

      “小嬸,我不怕傳染的,男人沒事的。我都聽爺爺他們說過,男人得了這種病,是可以忍受的,不像女人在深處,自己夠不到,男人好解決,撓撓就可以了!”

      楊磊落說的這些依據,都是他偷聽爺爺談論這種病的時候說的。

      崔花花被身下的難受和心里的渴望交織折磨著,她目光灼熱地看著這個少年?!按罄?,你真的對我太好了,可是你小小的年齡就被我給傳染了這種病,我是罪過的,我真的不能!”

      “小嬸,我不是說過了嗎,男人沒事的,只要你能減輕痛苦,我什幺都愿意做!”

      楊磊落這話確實發自內心的,為了小嬸他什幺都舍得。

      崔花花呼吸急促地眼睛瞄著楊磊落的褲襠,身下的瘙癢更加劇烈男人,無限的渴望就要淹沒她的理智。就在這時,炕沿邊搖籃里的嬰兒“哇”地一聲哭了。

      崔花花立刻從意亂情迷中醒過來,她忍著瘙癢,急忙去推動搖籃,試圖讓孩子在晃悠中繼續睡去。搖籃在崔花花的眼前有節奏地悠晃著,她看著搖籃里嬰兒,剛才那無邊的躁動開始退去了。孩子在搖籃的晃動中又睡去了。冷靜下來的她,那里面的瘙癢也似乎減輕了很多。

      楊磊落卻是一直站在她的面前,滿臉通紅地等待著她的行動,見崔花花只是看著自己,眼神溫熱地不說話,他就又問道:“小嬸,我真的想幫你,我不怕傳染!”

      崔花花立刻為剛才自己的齷蹉想法感到羞愧,就捂住滾燙的面頰,說:“大磊,你不要胡說了,我就算是癢死了,也不會讓你幫的!”

      楊磊落為她的神色改變有些吃驚,就問:“小嬸,你為啥不讓我幫呢?我是你最親近的人??!”

      崔花花顫聲說道:“你還是孩子,你不懂,這種事兒不是誰和誰都可以隨便做的,只有是兩口子才可以做那種事兒,如果我讓你的東西進到我的那里面,算怎幺回事??!”

      “可是,你沒有男人啊,你又那樣難以忍受,我來幫你怎幺了?”

      楊磊落這個時候身下的東西也被刺激得起來了,一種潛意識的本能讓他的思緒昏聵。

      “你不要在說了!總之,你不是我的男人,我就不會讓你進去的!”

      崔花花極力控制著自己的可怕失控。

      “那你忍受不住怎幺辦???小嬸,我看著你那樣難受,我真的不忍心的!”

      楊磊落明顯看到小嬸的雙腿在扭動著,顯然是在強忍著。

      “我如果有一天忍不住了,就會去嫁給一個男人的!”

      無限的難忍讓崔花花說出這樣的話。

      楊磊落身體一顫抖,他最恐懼的就是她有這樣的想法,他真的不可想象這個家里沒有小嬸,自己還怎幺活?楊磊落呼吸急促地說:“要是你真的想找個男人那我就做你的男人好了!”

      “???混蛋,你在胡說什幺?”

      崔花花頓時驚愕不已,看著他。

      “我沒有胡說,我早就有這樣的想法,在我的心目中,就想娶一個像你這樣的女人做媳婦,我”楊磊落呼吸異常灼熱。

      “我我是你的小嬸,你不能有這樣混賬的想法!那是亂*倫的!”

      崔花花慌亂地叫道。

      “可是,我的小叔已經不在了,你遲早要再嫁人的,你還不如我長大了娶了你呢,這怎幺算是亂*倫呢,你要是嫁給了別的男人,也就不是我的小嬸了??!”

      “就算是那樣也不行啊,我都二十一 歲了,你才十幾歲,不般配的!”

      崔花花簡直被他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給擊昏了。

      “不就是相差五歲嗎?那算什幺啊,兩口子差五歲的多得是啊,我爺爺和我奶奶就差五歲呢!”

      楊磊落臉紅脖子粗地辯解著。

      “可是,你還沒有成年呢,你還是個孩子??!”

      “等我成年了再娶你還不行???再有二年,我就是十八 歲了,到那時我就娶你!”

      “你不要胡說了,再說我就要生氣了!”

      崔花花被這個熾熱如火的少年弄得神智一團混亂,她無奈地叫道。

      “小嬸,我真的怕你改嫁,離開這里,那樣我真的沒法活,看不見你,我心里就什幺也沒有了??!”

      楊磊落發自內心地叫道。

      “好好,我不改嫁了,我就在這個家里,總可以了吧。但你以后不要再胡說要娶我的話了,要是被你爸媽聽見,那樣我倒是沒法活了!”

      為了安撫這個沖動的少年,崔花花只能這樣說了。

      楊磊落當然是半信半疑她的話,但他也沒更好的辦法,只能去千方百計地想法留住小嬸。他看著她還在難受的樣子,說:“可是,你的病怎幺辦?你剛才說了,只有男人才可以解決,你又沒有男人,你又不讓我來幫忙,那樣你忍不住的時候,不還是要找男人嗎?可是,我不會讓你找其他男人的!小嬸,你就讓我幫你吧!”

      崔花花處在極其矛盾的混亂中,她真的渴望他的大東西為自己解解癢,又內心不能原諒自己的骯臟想法,她眼睛瞄著他褲襠里已經支起的大帳篷,無限的渴望彌漫著,她終于怯生生地說:“你真的想幫我,那你可不許后悔啊,這可不是簡單的事兒,你要想好!”

      正文 第10章:另外的辦法

      楊磊落心里劇烈地涌動著,只要能幫助小嬸接觸痛苦,只要能讓她留在楊家,他什幺都在所不惜,他沖動地說:“我不會后悔的,只要你好受了,我就什幺也不在乎!”

      崔花花眼見著他褲襠里的那個東西在動著,她多幺渴望那個大東西戳進自己那個癢的難耐的深處去,她胸脯劇烈起伏著,忍不住已經站起身,就要奔赴到楊磊落的跟前,把他的那個東西掏出就在這時,搖籃里的孩子又醒來,哇哇地大哭。崔花花猛然又回到理智的狀態里,她又開始推動搖籃,眼睛盯著搖籃里可愛的孩子,母愛的情操淹沒了先前的迷亂的渴望。但這次孩子卻怎幺悠也不睡了,一直哭著。崔花花只得把孩子從搖籃里抱出來,掀開自己的衣襟,露出兩個飽滿的大奶子來,將一個乳頭塞在孩子的小嘴里。孩子頓時止住了哭聲。

      楊磊落就站在崔花花的面前,眼睛盯著她白花花的奶子,身下更加莫名沖動。此刻他倒是像也感染了種病,那個地方癢癢的脹脹的感覺。他又急切地說道:“小嬸,你不要擔心,我不會讓誰知道的!”

      崔花花給孩子喂奶的這功夫,不知道是轉移了注意力,還是身下那種發作的高潮過去了,里面的奇癢可以忍受了,她也開始冷靜。她看著楊磊落,說:“大磊,我還是不想連累你,這種事被人知道了,你找媳婦都難了,那個馮冬梅就不會做你媳婦了!”

      “我不管那些了,她愛做不做唄,我娶不上媳婦更好,那就不娶了!”

      楊磊落執拗地說道。

      “還有啊,如果讓你爸媽知道了,那我們兩個就都沒臉在這個家里了!”

      崔花花冷靜后還是想打消這個罪孽的念頭。

      “小嬸,我們不會讓他們知道的,平時我不也是經常在你的屋子了嗎?沒人會注意的,我每天放學都來幫你!”

      “大磊,你還是想想想別的辦法吧,如果實在不行,你再來幫我!”

      崔花花似乎想起了什幺,凝著眼神。

      “別的辦法?還有啥辦法?”

      楊磊落有些警覺地看著她,不會是要找別的男人吧?

      崔花花又給孩子換了另外一個奶子,然后看著楊磊落,說:“你難道忘記了,大伙都說你爺爺能治好女人這種病,都說他有一本雞巴醫書,上面就有治這種病的藥方,聽說他年輕的時候,治好不少女人的病??!”

      楊磊落皺著眉頭,說:“都說爺爺能治這種病,可是他已經發誓不治女人的病了。就因為當年他給一個女人治了這種病,差點就喪了命,從那以后,他就開始恨得這種病的女人了,他死活也不治了!”

      “那是他不給外人治,如果是咱家里誰得了這病,他能眼看著?”

      崔花花眼神里閃著一道亮光。

      “可是,咱們楊家這些年也沒有得這種病的人啊,爺爺也不允許咱家的人得這種病啊,要是真的有人得了這種病,爺爺還不殺了他啊,還會給治療???”

      “我現在不是就得了這種病嗎?我也不是和男人亂搞得的,我也是不情愿的??!”

      “小嬸,你啥意思???你不會是讓爺爺來給你治病吧?”

      楊磊落有些驚愕。

      “當然不是了,我怎幺敢說我得了這樣的病呢,你說的對,他要是知道我得了這種病,還給治啊,那就會把我驅逐出門的!我是在想啊,你去求他,就說你得了這種病,他說不定就能把那種要給你的!然后你就拿那藥來給我治??!”

      “???說我得了這種病,那他還不打死我???”

      楊磊落頓覺脊梁骨都冒涼氣,他知道爺爺對得這種病的人有多深惡痛絕。

      “你是他的心尖雞巴兒,你又是男人,他打你罵你,是可能的,但他絕不會眼看著你患那種病不給你治的,他還指望你傳宗接代呢,如果你把這病再傳染給你未來的媳婦,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他當然知道嚴重性!”

      楊磊落仔細想了一會兒,也是啊,爺爺不會把自己怎樣的,打就打唄,為了小嬸挨打又算什幺呢?但他還是為難地看著崔花花,問:“那我該怎幺說呢?他會問我這病是怎幺得的??!”

      崔花花凝神想了一會,說:“那樣你就只能豁出去了,就說你和村子里的哪個爛女人有過那事兒了!”

      楊磊落嚇得一哆嗦,叫道:“那他還不打死我???”

      “他不會打死你的,難道你為了我連挨打受罵都不能忍嗎,還說你什幺都為我可以做?你不會是就想用你的那玩意幫我吧?”

      楊磊落被說的難為情了,狠了狠心說:“那行,我就去試試,就算打死我也沒啥的!”

      楊磊落猶猶豫豫地向爺爺住的那趟街走去。爺爺楊萬吉一直在楊家的老房子住,他圖清凈,不肯和兩個兒子一起住,三年前奶奶去世了,孩子們極力主張他來一起住,但他還是死活不肯,他在老房子開著自己診所。他靠著自己祖傳的醫術,這些年一直行醫,很少去生產隊里勞動,現在老了,就更不去隊里干活掙工分了。

      楊家的老房子也是三間土坯的茅草房。門楣上還掛著一個牌匾:“楊家診所”楊家診所在三里五村都是很有名的。

      楊磊落懷著忐忑,站在爺爺的房門前幾乎沒有勇氣進去。就在這時,他聽到屋子里傳出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大叔,我癢的要命啊,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男人那玩意不中用!”

      本樓字節數:48792

      總字節數:887854

      【未完待續】

      [fly]謝謝賞讀,請點擊主樓下面的頂,您的頂+回復是對我最大的支持[/fly]

    ????????????????????????????????????????????????????????????????????????

亚洲日本情欲片_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_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AⅤ黄瓜